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雨雾江南》:正文 第423章

    423

    随后这位李同学便眼睛猴巴巴地看着朱雨深,那是在提示他快点交钱。

    朱雨深问了一下数目以后,就拿出手机转帐给这位李同学。但与此同时,他显得有点不快,因为他觉得交得有点多了。

    张聪大概是看出了朱雨深的心思。他说:“答应来的不分男女,大家每个人交的都是这个数。这些钱呢,如果说只是吃顿饭,肯定是显得交多了。

    但是吃过饭后,咱们还有其他活动呀。老板家二楼有两间练歌房,今晚给咱们包下来了,大家吃饱喝足后,可以开开心心地唱啊、跳的,搞他妈的一个通霄。

    如果说这样弄下来钱还花不完,那剩下来的,就当作大家的诚意孝敬给我们这几个组织者啦。因为我们几个也蛮辛苦的。

    朱雨深你可别心疼这点钱啊。这点小钱对于你这个吃公家饭的人来说,还不是毛毛雨!”

    张聪说这些话时哪位李同学一直在阴阴地笑着,这让朱雨深觉得有点不爽。

    不多久后,被邀请的老同学们就陆陆续续地来了。张聪和李同学还有第四个到场的那个大个子女同学一边忙着招呼来者坐下,一边忙着收钱。

    朱雨深已经看出来了,他们几个人应该就是这次聚会的组织者。亏得张聪之前还那么说,硬要把自己给拽来。看来那也就是他拽同学参加聚会的一种策略。

    以前呢,同学们在读书时中学的班级被分在了不同的区域,这次来的都是教室靠南的两个班的老同学们。一直以来,这两个班的人认同感要强一些。

    大家来了后,三三两两寒暄着。朱雨深坐在角落里没有动,因为此刻他觉得后脑勺处有点疼;加上这些同学在他心里并不怎么待见,他觉得睡一会儿才好。

    见他这个样子,陆续来的人也不愿跟他多讲话。一段时间后,大厅里的两桌人都坐得差不多了。李同学过来拍了朱雨深一下,叫他也上桌子坐下呗。

    忽然,张聪冲李同学大叫一声道:快,汪琴到了,咱们去迎一下她!随后他们俩人就屁颠颠冲了出去。

    朱雨深尾随他们走到门边一看,有一辆小车停了下来,从里面出来一个打扮得很时尚的女子,妆化得比较浓。

    但是朱雨深还是认出来了,来者正是汪琴。随后张聪挽着汪琴的手,把她安排到上座,他自己凑在汪琴的身边坐下了。

    接着几个组织组跟饭店老板说人基本上到齐了,重量级的人都已经来了,上菜开席吧!张聪还吩咐朱雨深和大个子女同学给大家倒酒、倒饮料。

    朱雨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一边给大家倒酒水,一边打量这些或正忙着相互加微信好友,或大声说着膨胀性言语的老同学们。

    他觉得男同学们都发福了,女同学们比以前更有肉感了,还有几个男同学头发也掉得快要秃掉了。

    忙了一阵下来,朱雨深发现自己的座位被人占了。他数了一下,共来了二十一个人,但只开了两桌,所以他没地方坐了。他站到了张聪身边,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张聪正在和那位李同学讨论着开场白怎么说,也没搭理他。还是汪琴主动站了起来对朱雨深说:“你去搬个小方凳子过来,就坐在我这边吧!”

    随后是组织者致词,大家鼓掌,叫啊喊的,吹口哨大肆庆祝。正式开吃后,张聪和汪琴贴得很近,并不断地给她夹着菜。

    见他们俩这个样子,有人便调侃说叫她们俩呆会出去开房间算了。这话一出,汪琴的脸马上就红了了。她下意识地往朱雨深这边靠了靠,但是张聪马上又凑了过来。

    见此情景,朱雨深再联想到张聪那天帮自家干活时在田地里讲的那些话,他觉得张聪这个人真是不简单,自己如果听信了他的活,恐怕就麻烦了。

    在场的男同学们都喝着啤酒并相互敬着,女同学们大多喝饮料,有人也喝啤酒。像张聪这种酒瘾大的人还倒了几两白酒,杂着喝。

    看着他们在表演,朱雨深觉得有点反味,因为他们越来越过份了,喝到后来,男女同学乱配对子喝起交杯酒来了!

    朱雨深一直没有参与,他想早点离开饭店了,但是一想到交了那么多钱,心里就涌上了很多不快。似乎觉得还是多搅和一阵子,饭后再去上面唱歌,才不致于损失太大。

    汪琴眼看面前的乱像似乎也觉得不太好,她已经吃好了,便躲到了角落里玩起了手机。

    没想到一个满嘴酒气的男同学却没放过汪琴,他硬是把汪琴拽回了桌边,声明要和她喝交杯酒。

    见汪琴一直躲让着,其她女同学就骂汪琴太把自己当回事,真是不知谱!、

    张聪打圆场说,既然汪琴不愿和这位同学喝,也不好勉强啊!这样吧,由他张聪代替一下,跟汪琴喝一回,给大家助兴,行不?

    大家便都围过来了。有人骂张聪太坏,有人说这样也行,但持续的时间要长一点。

    没有办法,汪琴只好从了张聪。哪知他们二人刚摆好姿势,就有一个声音大叫道:“张聪,你在哪?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打电话给我,叫我带娃过来吃酒?”

    一听这话,张聪立马就和汪琴分开了。他走到自己老婆那里,把她往边上拉了拉,然后压低声问道:“你怎么回事,我不是叫你迟点来吗?呆会儿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大家才吃到一半呢,你这时就跑来,不合适啊!”

    他老婆推了一下张聪,气愤地说:“去你的吧张聪,你这个王八羔子,你真会糊弄我啊!你看桌子上,都被你们吃得狗日干净了,哪还有什么菜啊?我们还吃个鸟啊!

    你竟然还说要我等会来,你是故意坑我耍我吧!刚才我还看见了你跟一个女人在接吻还是什么的,你是嫌我来的不是时候,坏了你的好事是吧?

    快说,那个女人在哪里,我现在就要收拾她,晚上回家后我再收拾你!”

    也许是因为张聪老婆的气焰很器张,加之她的身架又大,汪琴已经被吓倒了,她直往朱雨深身后躲。大家一时都愣住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还是那位李同学反应快,他上前一把拉住了张聪老婆,大声说:“嫂子,别闹了哈,菜我们都给你留着呢。来,你快到这一桌坐下,我就给你叫菜去。留给你们母女俩的菜还没上呢。

    刚才呢,张聪是在和咱们一道做游戏哈,哪是你说的那回事啊。你看大家这不都玩得正嗨吗?”

    张聪老婆这才消了气。她坐到了另一桌,并开始夹菜吃。李同学及时给他倒了一大杯啤酒,并叫老板再上两个菜。

    为了避免尴尬,张聪说已经吃饱喝足的同学可以上楼唱歌去了。他这么一说,一下子一大半人跑上去了。

    汪琴这才定了定神坐回了位置上。她小声对朱雨深说:“你能不能在我身边多呆一会儿,我真有点怕这个女人吔。刚才我拗不过张聪才跟他胡闹喝交杯酒的,没想到惹下麻烦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