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九十六章 破产边缘

    叶国明犹豫了一会才说:“姗姗一个朋友去医院,说是看见你在医院了,我才赶紧过来看看你。下午给你打电话你没听见吗?”

    “电话?”叶轻言这才知道叶国明打来的电话是为了这个,她只要装作不知道。

    “厉先生在家吗?要不要先打声招呼。”说着叶国明就要进去。

    “我不是厉家的主人,你放下东西就走吧……哎,你听见我说话没有……”叶轻言看着他快步走进客厅,着急地追了上去。

    环顾一周都没有看见厉少楚的影子,看来他不在家。不在家也好,方便跟小言说事,叶国明心里打好了主意,就准备这么办。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走这么快干什么。”叶轻言不高兴地嘟囔着,看着叶国明把东西放下,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一副不想走的意思。

    “你先坐下,我有事要跟你商量。”叶国明严肃地说。

    叶轻言不清楚他来的目的,能肯定的是绝对不是来看探望这么简单。小心地观察他,看起来严肃的嘴脸倒不像装出来的,她淡漠地问:“有什么事还要跟我商量。”

    “我是打算让你回叶家住的,这次来问问你的意见。”

    “我是不会去叶家住的,过去二十年也没有住过,现在更加不可能。”

    叶国明点头:“我知道你不会去叶家住,我也不勉强。厉先生不在家吗?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他……”

    “他还没有回来。”叶轻言看着他额头上有汗珠,下意识地倒了两杯水,一杯推到他面前:“有话你直接说吧,不要兜圈子了。”

    叶国明喝了口水,眼珠子在眼眶里打转,酝酿了好一会才说:“叶家的财产也有你的,你不要听她们娘俩的话,我都留好了,就算你妈妈去世了,我也不会变卦的。”

    叶轻言疑惑地盯着他:“我没有想过要你的财产,妈妈在世的时候我不会要,以后也不会,你不用留给我。”

    “那不行!我早就想好了,不管是公司的股份还是家里的财产,你是我女儿继承权是肯定有的,你不要担心有人会剥夺你的继承权。”

    “还要我说几遍,我从来没想过,难道你来厉家就是为了跟我讨厌财产的问题吗?”叶轻言变得不耐烦起来,倒是没想到他的话题这么多,先是回叶家住,现在又说财产的事,很明显是在为接下来的话做铺垫。

    叶国明笑吟吟地说:“我知道厉先生对你很关心,你生病了肯定是照顾的无微不至,我当爸爸的也放心了。既然厉先生不让我管你的事,我可以不管,但是眼下有件事我需要他的帮助。”

    “楚少不做没有利益可图的买卖,帮助这个词你用错地方了。我想你需要的帮助很难实现,你应该去找别人,而不是找我。”叶轻言一口回绝了他,看见叶国明不高兴的眼神,她装作没看见过,自己说得是事实,他应该也知道猜对。

    “就是因为厉先生不会轻易帮别人,我才来找你的。小言,现在你妈妈不在了,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见她,她让我好好照顾你,现在想想过去这些年我对你太忽视了。就当给爸爸一个机会,让我照顾你好吗?”

    叶国明说得情真意切,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叶轻言说不定就相信了,可是想到过去十几年来,每年都在等待中期待见到爸爸,一年比一年失望,到最后干脆不敢奢望。久而久之,爸爸这个词在她的成长中失去了魅力。

    不自觉地摸着肚子,她的忧伤顿时蔓延在心口,盯着叶国明说:“晚了,如果妈妈还在世的话,你的话说不定我还会相信。现在我不愿意相信你,不止是你的话,很多人的话我都不想相信了。”

    林晓接到电话从二楼下来,正好看见叶国明,还瞥到了茶几上的东西,看来他是来看望女儿的。不过叶轻言的脸上一点高兴的意思都没有,显然对他的突然来访并无好感。这样的父女,全世界也没有几个吧。

    感觉到如芒在背,叶轻言回头望去,看见林晓看着自己,两个人的眼神不自然地交流了一下。她缓缓站起来说:“你要出去吗?”

    “楚少刚刚给我电话,我要过去接他。”林晓说着就要离开。

    “林助理,厉先生快回来了是吧?”叶国明笑容谄媚地问。

    “是的,我正要去接。”林晓停下脚步。

    叶轻言看了一眼厨房:“要不要告诉福嫂晚饭多做一些。”

    “不用了,楚少没有说,想必他吃过了。叶先生,你要是找楚少有事,我介意你在厉家好好等着。”林晓说完大步一迈,离开了客厅。

    叶国明心里打好了主意,一定要等到厉少楚回来把事情说清楚。凡事都有例外,说不定看在小言的面子上他会提供帮助,而且他想好了要许诺给厉少楚的好处,有好处肯定不会拒绝的。没错,就这么做,不相信他无动于衷。

    叶轻言没好气地看着坐着不动的叶国明,知道他是说谎连眉头都不皱的人。说什么来探望自己,目的就是来找厉少楚帮忙的,看来他早就想好了,要不然也不会跟没事人一样安稳地坐在厉家的客厅。

    福嫂在围裙上擦着手指,看见一个不太眼熟的人出现了,想了好长时间才想到他是小言的爸爸。不称职的爸爸出现肯定是有原因的,她招招手,看见小言走过来,顺便拉着她去了厨房。

    “你爸爸来了?”

    叶轻言点点头:“是,我让他走他不肯,说是要等到楚少回来。”

    “是想接你回家吗?”福嫂担心地问。

    “回家?叶家不是我的家,我从来没有在叶家住过,哪里从来就不是属于我的地方,而且也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叶轻言感慨地说着垂下了脑袋。

    福嫂见她情绪低落,安慰着说:“怎么说也是你爸爸,就算嘴上不叫,血缘关系是改变不了的。小言啊,人活着肯定会越到各种困难,你一定要记住,这个世界还是爱比较多,你现在的逆境只是一时的,好人会有好报的。”

    “我知道,福嫂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思想偏激的。”叶轻言嘴上说着,心里却在质疑,自己真的能做到不偏激吗?

    林晓开着车,从后视镜里看见一脸疲倦的楚少,语气放松地说:“楚少,我出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位不速之客。”

    “哦?”

    “是叶国明,我看他是打着看女儿的幌子来见你的。”

    厉少楚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林晓:“看来他被逼到一定地步了。”

    “楚少,他是不是为了自己公司的事来的?”

    “如果不是的话,何必这个时候来,而且还要刻意讨好不待见自己的女儿。”

    林晓淡淡地说:“楚少,看来叶国明真的没辙了。”

    “我看他还没有去找乔艺,怎么都拉不下脸,女婿毕竟是外人,叶家的事也不好让乔家的人都知道。林晓,看来计划又要向前退一步的,这次可是叶国明自找的。”

    “是啊楚少,不用我们使力,反而让计划更近一步,真是不错。”

    厉少楚幽深的眼眸深处多了一丝欣喜,看来最近也不完全都是不开心的事。事业上的进步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大的惊喜,尤其是看着目标一步步接近,太让人期待了。

    叶国明利用不多的时间把厉家简单的看完了,富丽堂皇还足够形容。看起来很低,但是奢华无处不在,他在客厅四处走着,看着差距心里更多的都是不平衡。

    “你还没有参观完吗?”叶轻言突然说道。

    “看完了,看来你在厉家过得很不错,我倒是不知道厉少楚这么会享受。”叶国明回头看着女儿,弱不禁风的倒是有种病态美。

    叶轻言看了一眼时间,时针指向七点,她抱着手里的牛奶喝起来:“你真要等到楚少回来吗?你看起来很有信心能说动楚少帮你,为什么你不去找乔艺?”

    “乔艺?怎么说姗姗跟他还没有结婚,就算结婚了女婿也是外人。”叶国明的脸上带着不以为然的笑容。

    “外人?其实我也一样,你愿意等的话就等吧,反正我也是厉家的客人。”叶轻言打开电视机,她不想再跟叶国明说话,还不如看看电视,暂时缓解尴尬的气氛。

    林晓打开车门,楚少从里面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去,迎面就看见叶国明背着他们仔细地观察着天花板,看来他是在研究装潢。

    “叶先生,楚少回来了。”

    林晓的声音让客厅的人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来,厉少楚慢条斯理地脱下西装递给林晓,他看了叶轻言一眼,坐下沙发的主位上。

    叶国明走过来,谄媚地笑着说:“厉先生,好久不见了,听小言说你一直在忙,本来不想打扰你的。”

    “哦?小言知道我忙?”厉少楚转而看向叶轻言,她倒是不动声色地看着电视,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