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八十七章 厉少楚的女人

    厉少楚用不解地眼神盯着她,从头到尾打量着眼前的女人,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眼神和担心的举动,明明知道她是个不坚强的人,可偏偏想要挑战她的底线。一步一步走到她身边,眼神从温柔变得冷漠,从冷漠变得寒冷起来,就好像眼前站着的是个陌生人。

    “最后一次告诉我,我做得所有事不是我的后悔,更不是我的弥补。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做过的事,我也绝不不会放开你去我看不见的地方。叶轻言你记住了,从此你就是我厉少楚的女人!”

    男人的话让她一瞬间清醒过来,更加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全都说了出来,让她连最后一点想象力都没有了。太让她不能接受了,下意识地不敢再去看他的双眸,好像做了亏心事一样低着头,慌乱的眼睛来回打转。

    厉少楚看到她回避的眼神不高兴地说:“我说得话你听见吗?看着我,我叫你看着我!”

    “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叶轻言捂住耳朵,不想听也不想看,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暂时维持这种奇怪的关系,像朋友,又不像朋友的疏离感,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

    “你怕我?”厉少楚不高兴地问。

    叶轻言松开放在耳朵上的手:“以前我很怕你,可是现在我不怕了……我知道厉少楚这个名字代表什么,知道你只要说一句话什么事情都能做到。知道你身边不缺钱,不缺女人,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还清你的人情,我是担心,担心我还不清。”

    “我没说过让你还,为什么你要这么想,你现在又不是我的佣人,你说话不用低声下气的。小言,我们是一样的,在我眼里你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只要安心当我的女人,其他的都不重要。”厉少楚说得很干脆,希望她能听明白,更加担心她听不懂,只好握着她的肩膀。

    眼前的男人很强大,很霸道,他叫厉少楚,是厉氏集团的总裁,是帮助她办好了妈妈葬礼的恩人。也是一个坏蛋,一个剥夺了她少女心怀的坏蛋,可是除了这点,他做得都是好事,给自己工作,给了希望,又让原本紧迫的生活变得不再紧迫。

    “我到底该把你当成恩人还是坏人?为什么每一次你都要我这么为难,你知道我现在脑袋多混乱吗?”叶轻言无奈地看着他,就是不想被男人逼着才会一味的逃避,没想到厉少楚还是不能放过自己。

    “你只要知道我的心意就好了,我想得很简单,留在我身边,我们互相陪着对方。”厉少楚说着情不自禁地搂紧她的肩膀。

    林晓坐在车里看着迟迟没有出现的楚少和叶轻言,知道他们需要时间单独相处,眼瞎的气氛真是让人搞不懂。楚少的想法很矛盾,想要留下叶轻言,又不肯说实话,至少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现在她妈妈去世了,可是一直让她住下来换成谁都会有心理负担的。

    “林晓在外面等着我们,我们回去吧。”

    在厉少楚的唆使下,叶轻言拗不过的地跟他一起离开了。

    福嫂看见少爷回来了,急忙把门打开,看着叶轻言从车里下来,这才稍微放心多了。拉着她的手说:“少爷总算找到你了,小言啊,你以后去哪一定要说一声,我年纪大了心脏不太好,经不起吓。”

    “对不起福嫂,我就是出去走走,没想到会惊动你们。”叶轻言瞥了一眼身边的厉少楚,他倒是没事人一眼又变回正常的样子了。

    “回来就好,赶快进去歇着吧。”福嫂说着拉着叶轻言走了进去。

    厉少楚看着林晓说:“以后要注意她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反常的第一时间告诉我。”

    “知道了楚少。”林晓一秒都没有犹豫地说,看着楚少坚定的背影,这才完全相信这一次跟以前都不同。看来,楚少对叶轻言真的动了感情,不知道这份感情又能坚持多久,他们两个人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世界的人。

    “没关系的,我不累,让我帮忙吧。”叶轻言把袖子卷起来。

    “不用了,我在炖汤很快就好了。”福嫂挡着是不想让她动手。

    叶轻言不放弃地说:“我真的没事,出去走走心情好多了,那我帮忙把碗筷摆好。”

    厉少楚看着她急着找事做,心情说不好的憋闷。靠在沙发背上他闭目养神,回想着在她家里说得那番话,仔细品味,真没想到连思考都不思考把话说了出来,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自从遇到她,自己的世界是真的受到波及了。

    “少爷,待会就可以开饭了。”福嫂从厨房里走出来,大声嚷嚷。

    “知道了福嫂。”林晓代替楚少回答了。

    厉少楚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坐在一边的林晓说道:“乔氏那边一定要盯紧了,只要看见他们跟叶家人接触,我们必须要提高警惕。”

    “这个我知道,乔家人很精明,他们就算接触叶家的人,也不会没有任何条件答应。楚少这点你可以放心,我已经派人盯着了。”林晓淡淡地说。

    “不管其中发生任何变故,我们的计划只会加快,决不允许停滞不前。”厉少楚说着瞥了一眼闪出来的身影。

    叶轻言看着他们说:“楚少,林晓,可以吃饭了。”

    “走吧,先去吃饭。”厉少楚站起来朝着女人的方向走去。

    林晓刻意看了她一眼,看着她平静没有波澜的神情,心里放心了,看来刚才和楚少的话她应该没听见。

    “福嫂,一起坐下吃饭吧。”厉少楚说了一句,手指指着福嫂。

    “少爷吃饭。”福嫂说完把盘子放下,在叶轻言身边坐了下来。

    叶轻言看了福嫂一眼,看着五菜一汤的组合点头称赞:“福嫂,闻着就香,肯定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你看你最近人都瘦了一圈。”福嫂说着,每一样菜都夹了一点到她碗里,看着这一幕的厉少楚心里生出了异样的感觉。

    “楚少,刚才吃饭的时候福嫂对叶轻言的样子就好像是亲人一样。”

    “福嫂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看到她失去母亲肯定很心疼。女人都是情感丰富的磁性动物,我已经接受了。”

    林晓讶异地看着楚少:“难道你真的看上她了?”

    厉少楚瞥了他一眼,犀利地眼眸冷冷地问:“你要是想说我和小言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还是闭嘴吧,我现在不想听这些话。”

    “楚少,我知道有些话你不爱听,可是叶轻言的确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希望楚少开心,不管你跟谁谈恋爱我都无权过问。”

    “林晓你什么都好,就是太杞人忧天。不谈恋爱怎么会知道合不合适,即使有阻力,不走下去谁都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我一方面希望小言会改变,一方面又担心她改变太多,不再是我当初喜欢的叶轻言,这种矛盾的心里还是第一次。”

    “楚少,看来这次你是来真的了。”

    厉少楚沉默着,他自己都定义不好现在的心情,只要见不到叶轻言,他的心情就会不安,这种心情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即使告诉林晓他也不会明白,感情的事本来就难以理解,就算是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耍的团团转。

    叶轻言失神地盯着地板看,厉少楚和林晓在书房呆的时间超过一小时,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议论刚才的事。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听见,可是不太容易,说道乔氏集团,又说到叶家,难道最近就要开始了吗?

    福嫂拍拍她的肩膀:“小言,你在想什么?”

    “福嫂我没事,能陪我说说话吗?”叶轻言略带忧愁地说。

    “当然好了,我也想跟你说说话。”

    “福嫂,你在厉家生活了很多年了,对楚少肯定很了解吧?”叶轻言小心翼翼地问。

    “是啊,我是看着少爷长大了,表面上少爷是个冷漠的人,可是他心里却是热情的。不过少爷表达的方式跟其他人不同,很容易引起其他误会,我想你和少爷之间肯定也有不少误会吧?”福嫂试探着问。

    叶轻言想到厉少楚平时疾言厉色,捉摸不透,她的心情就跟着七上八下的。微微叹口气说:“我很感谢楚少为我做得一切,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也不想奢求什么,我会努力适应没有妈妈的生活。楚少的人情等我以后有能力了再还给他。”

    “傻孩子,少爷没想过让你还,是你想多了。”福嫂说着抚摸着她的手。

    “可是,楚少做得超过了老板对下属,就算是朋友也做得非常好了,我不能再麻烦他了。福嫂不知道楚少为我做了多少,我不能再继续麻烦他在厉家白吃白住了。”叶轻言着急地说着,显然还沉静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福嫂笑着说:“我看得出来,少爷对你和以前的女朋友不一样。他对你多出来的耐心和温柔是假不了的。”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