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七十九章 她晕倒了

    周围都是白的世界,唯一能看到黑色的是前来吊唁人身上的衣服颜色。跪在席子上的叶轻言脑袋嗡嗡地叫,她看着停留在眼前的两个女人,心力交瘁地行礼。

    叶婉姗盯着她苍白的脸,下意识的就像离开,可是被妈妈用力地抓住了手,她只好认命地低着头跟着去找爸爸了。

    黄梦云看得出来,没有了张子玉,叶轻言完全就垮掉了。虽然斗了这么长时间,可是看着憎恨的人已经死了,她也没有了争下去的欲望了。只要叶轻言乖乖的,不跟姗姗抢,一切都会相安无事。

    叶国明看着厉少楚做事井井有条,一切都是他包办的,还派人主导一切。可见小言在他心里还是有分量的,他犹豫着走过去:“厉先生。”

    林晓听见声音,诧异地转过身,看了一眼楚少低声说:“是叶国明。”

    “没事,我想听听他要说什么。”厉少楚说完径直走了过去。

    “厉先生,今天的是真是麻烦你了,小言妈妈的丧礼都是你一手包办的吧?”

    “叶先生你不用跟我客气,有些事情我是为了伯母和小言,我想按照小言的意思办,只要她心里舒服了就好。”厉少楚说着面无表情,放眼望去,叶婉姗的眼睛扫过来,他冷冷地望过去一丝暖意都没有。

    叶国明看着厉少楚的目光,看见了老婆和女儿,他说:“我先过去了。”

    黄梦云看着他过来了,叮嘱女儿:“按我说的去做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叶婉姗说着不动声色地心平气和起来。

    “你们俩什么时候来的?行过礼了吗?”叶国明问。

    “刚才行过了,你跟厉少楚说什么了?”黄梦云怎么看都觉得厉少楚不是个简单的人,拉着女儿的手,神情严峻。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

    叶婉姗一直盯着厉少楚看,即使低调地来到丧礼的场合,远远望去还是很有气派。为什么他能为叶轻言做这么多,根本想不到的是他会因为一个女人改变。而且这个女人还是自己一直都讨厌的人。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看得出来厉少楚对小言不一样,难道你现在接受他当女婿了?”黄梦云说着脸上露出鄙夷的神色,怎么都不能忍受厉少楚会看上小言。

    叶国明不悦地说:“这是什么场合,你是长辈有些话不能乱说,被厉先生听见了他肯定会误会的。这种事回家再说,都给我闭上嘴巴!”

    叶婉姗连吭都不敢,奇怪地感受周围的气氛,很想早点离开,可是看爸妈的样子,肯定是要留到最后,怎么说叶轻言也是她的私生女。偷偷地看着被白色菊花围绕黑白照片,张子玉的脸出现在视野里,她惊恐地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叶轻言纠结地看向妈妈,这一切都是厉少楚安排的,这种安排对她来说很贴心。相信妈妈也会喜欢的,她看着照片,想到以后再也看不见妈妈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她的唠叨声,吃不到她的爱心晚餐,心里的悲痛就止不住,眼泪来来回回不知道擦拭了多少遍,还是不能控制住。

    “小言,这个时候你要坚强。”厉少楚蹲下来,手掌放在她的肩上,才到女人苍白消瘦的小脸蛋,心疼的不行,才一天她就憔悴成这样。

    叶轻言擦擦眼泪:“楚少我没事,你说得话我都记在这里了。”说着她把右手放在心脏的位置,坚定的眼神凝视着男人关心的眼神。

    “好样的,只要想着坚持就够了。”厉少楚看着她勉强的样子,眼神犀利地盯着她的脸看,看到她勉强的脸色,晶莹悲伤的瞳孔,心情突然低落起来。

    黄梦云看着厉少楚殷勤的模样,走上前去说:“小言啊,你可要保重身体啊。”

    叶轻言抬眼看见碍眼的女人,无力地点头:“谢谢,我会的。”

    “叶太太,刚才没看见你,什么时候来的?”厉少楚故意问,冷冰冰的眼神在她浓妆脸上来回打量着。

    “厉先生,我当然是和我先生一起来的,我和姗姗后进来的,你没看见不奇怪。”黄梦云说着,脸上多了一丝怒意。

    厉少楚依旧是冷漠的态度,看了一眼站在叶国明身边的叶婉姗,压低声音说:“叶太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欺负小言了。”

    黄梦云惊讶地看着厉少楚,不解地说:“厉先生你弄错了吧,我什么时候欺负小言了,虽然你很关心小言,可是我作为长辈也没有针对过她,你说话失分寸了。”

    “是吗?如果我不知道当然不会说,可是叶婉姗小姐做过的事我还是知道一二的。”厉少楚看着她皱起眉头,心里反而得意起来。

    “厉先生,今天是小言妈妈的丧礼,不是说闲话的地方。我们叶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你管,失陪了。”黄梦云不高兴地说着,转身走到女儿身边。

    叶婉姗不解地看着妈妈:“楚少跟你说什么了妈妈。”

    “哼!说什么都是为了小言,他让我不要欺负小言了,你说这像什么话,说得好像我是个坏人一眼。”黄梦云不高兴地说着,双手握成拳头,脸色铁青。

    “楚少真的这么说,他怎么会跟你这么说话的。”叶婉姗想不通地看着望着厉少楚,他跟助理说话,显然没有注意这边的情况。

    “姗姗你以后见到厉少楚一定要离的远远的,他太精明了,连乔艺都比不上他,我担心他会去查张子玉的事。”黄梦云低声说着,看着女儿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她担心地继续说道:“你一定要防范于未然。”

    叶婉姗诧异地听着,心脏扑通地乱跳想,手心出了冷汗,她恍惚之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刚想确定是不是,就听见他的声音了。

    “小言,节哀顺变!”乔艺难过地看着她。

    叶轻言回礼:“谢谢你来。”

    “我也是刚刚知道伯母过世的消息,看你这么憔悴能坚持住吗?”乔艺蹲下来,小言整个人看起来很糟糕。

    “我会坚持下去的,你不用担心我。”

    叶轻言话音刚落,乔艺的手伸了过来握住了她的手。

    厉少楚回头看到这一幕,眉头皱都没皱一下,很快他看着林晓说:“这件事我觉得很蹊跷,你找人去查,一定要低调,不能被叶家人知道。”

    林晓小心翼翼地看了叶国明一眼,重重地点头:“楚少你放心吧。”

    厉少楚明朗地朝着乔艺投去平静的眼神,两个男人互相看着彼此,谁都没有说话。

    “乔艺你也来了。”叶婉姗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乔艺看着走过来的未婚妻回答:“是,我来送阿姨最后一程。”

    从刚才就一直注视着他们的叶婉姗,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里,四处阴森森的,她浑身起鸡皮疙瘩,心情受到很大影响,总觉得坐立不安。

    “我爸妈在那边,去打招呼吧。”

    乔艺看了一眼叶轻言,舍不得地被拉了过去。

    厉少楚走到女人身边,低声询问:“乔艺没跟你说什么不该说的吧?”

    “什么叫不该说的,他只是来看看妈妈而已。”叶轻言有气无力地凝视着厉少楚,看着他一双监视所有人的眼睛,心情真的不怎么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管是谁,只要靠近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必须今天是特殊场合,你需要我照顾。”厉少楚坚定地看着她,放佛要把所有的感情全都放在她面前一眼。

    看着与众不同的男人,叶轻言承受不住地低下了头,这样强势霸道的男人她现在真的承受不了,即使他是好意,他担心自己受到伤害,可是谁都无法替代妈妈的位置,让自己的心得到平静,失去的终归还是失去了。

    脑袋发晕,一阵一阵的,看着厉少楚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了。不再盯着看,手掌心的指纹逐渐变成黑色,在男人的呼声中她失去了意识。

    乔艺在病房门外走来走去,心急地看着里面,一刻都不能放松下来。

    “乔艺你不要走来走去的好不好,不是有医生吗,轮得到你着急吗。”叶婉姗不高兴地看着地看着他,心里可把叶轻言痛骂了一顿。

    “怎么说她也是你妹妹,突然晕倒你不担心吗?还说风凉话。”乔艺不爽地坐在她对面,瞥了一眼淡定的厉少楚。

    “着急也没用,我又不是医生。”叶婉姗不爽地说。

    叶国明听着他们的谈话,对女儿不太满意,他拽住拽衣服说:“都少说一句,这里是医院,需要安静!”

    厉少楚看着他们,叶家人终归是一盘散沙,说话都说不到一块去。他走到小病房外护士正好走出来,她看了一眼问:“谁是厉先生?”

    “我是。”

    “病人让我叫你进去。”

    在所有人瞩目的目光中,厉少楚平静地走了进去。每个人想法不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乔艺了,如果没分手的话,待在小言身边的肯定是他,想到这里,他握紧了拳头。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