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七十七章 白布下面的人

    厉少楚的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他看着叶轻言说:“你妈妈可能在医院,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小言,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的。”

    叶轻言纠结地点点头:“我们快去吧。”

    叶国明叫来司机,速度够快也没有厉少楚开车快。他看着司机说:“快点跟着厉先生的车,一定不能跟丢了!”

    在市医院的急救室门外,不少警察在做笔录,看着外面躺着的工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烧伤,到处都是疼痛的声音。

    “在里面抢救的家属找到了吗?”一个警察问。

    “在赶来的路上,有同事通知了。”正在写笔录的警察回答。

    急救室的门打开了,医生看着警察说:“这个伤者不行了,她的家人来了吗?”

    警察面面相觑,失落地看着医生:“我去外面找找。”

    医院到处都是吵闹声,叶轻言第一个从车里跳下来,当她看见眼前很多受伤的人,害怕地捂住了嘴巴,她迷迷糊糊地看着这些受伤的人,却没有看见妈妈的身影。

    厉少楚突然跑到她身边搂着她的消瘦的肩膀:“小言,看着我……看着我,不会有事的,伯母一定没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了。”

    “楚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还害怕,我怕死了……”叶轻言感觉自己腿软,她嗅到了悲伤的感觉,从心里涌现出来的恐惧。

    “我去找警察,这么多人受伤肯定不是小事情。”厉少楚说着小跑过去,正好看见熟悉的脸孔出现在眼前。

    “厉先生,你来了。”

    “是的,我们赶来了。”

    “我不确定你找的人是不是里面在急救的那位女士,希望你们有心理准备。”

    厉少楚面色冷峻,他回头看了一眼脆弱的叶轻言,低声说:“先带我进去看看吧。”

    “走吧,在急救室。”

    当他看见白布的一瞬间,心脏扑通地跳得飞快,他希望不是张子玉,真心希望不好的事情不要发生。他看着医生说:“麻烦你了。”

    “你看看是不是你的亲人。”医生说着把白布拿开了。

    厉少楚看了一眼心脏差点停止,他看到女人的脸上都是烟灰,身上多处烧伤,可是面孔依稀还是能看得清楚的。他闭上眼睛,不忍心看着残忍的事情发生,这要怎么办才好。

    叶轻言呆呆地看着警察,看着警察在做笔录,她抓住一个警察的衣服说:“我妈妈在哪?你知道我妈妈在哪吗?”

    “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张子玉,是你们打电话让我来的。”

    “会不会在急救室,你去看看。”

    叶轻言失神地看着急救室三个字,她每一步走得都很艰难,伸出手臂准备推开门。厉少楚突然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没防备地看着男人苍白的脸,抓住他的前襟:“我妈妈呢,在不在里面,你有没有看见她,有没有?”

    厉少楚艰难地凝视着她的脸蛋,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许久他开口说话:“小言,还记得来之前你答应过我的话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强,我会陪在你身边,不会让你一个人。”

    “厉少楚,你什么意思?”叶轻言的眼睛里含着泪水,心情说不出的郁闷。

    “不要忘了你答应我的事,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坚强。”厉少楚按住她的肩膀,语气沉重地说,凝重的眼神让她畏惧。

    叶轻言颤抖着手指抓住厉少楚的衣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妈妈是不是在里面?告诉我,我要知道!厉少楚你不能骗我……”

    厉少楚抓住她颤抖的手:“进去吧。”

    叶轻言如临大敌一眼走了进去,全身颤抖的更厉害了,她看见刺眼的白布,受到打击地不敢再迈出一步,捂住心脏的位置,颤抖地伸出手去。这一步太艰难了,她担心地把白布来起来,看见熟悉的头发,熟悉的衣服,还有灼烧的痕迹,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泪不知道何时何地留了下来,全身抽搐地抓住白布,当看清楚了全貌。她大吼一声:“妈妈!妈妈你起来啊……我是小言,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你不能……我要怎么活下去,我不能活了……我会死的……”

    厉少楚听见声音惊慌地走进去,看见跪在地上,扒着床的叶轻言,心情很难过。她的哭声太惨烈,她失去了全世界最亲的人,没有了相依为命的妈妈,失去了依靠,这种痛苦是一辈子刻在心里无法放下的。他当然明白,非常明白这种感受。

    “小言,小言你听我说,你妈妈绝对不希望你不好好活着,你不能让她失望知道吗?”

    叶轻言全身的灵魂好像都被抽走了,她失神地握着妈妈逐渐冰凉的手,上面都是灰尘,还有伤痕,可见她挣扎了很久,很想活下来。可是为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怎么对待妈妈,她几乎是吼出来的:“都说好人有好报,我妈妈善良了一辈子,得到了什么,她不得善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看着她跌坐在地,厉少楚心疼地搂着她,看着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眼神呆滞地盯着病床上的遗体,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离。

    “子玉……”

    当叶国明在门外听见小言的吼声,撕心裂肺的让他动容,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他看清楚躺在病床上的张子玉没有了气息,身上盖着白布,布满伤痕的脸上带着沉静的气色,他终于忍耐不住闭上了眼睛。

    “滚,你滚!不许你看着我妈,我不准!”叶轻言突然来了力气,大声地斥责叶国明,恶狠狠的眼神盯着他,好像看见仇人一样。

    厉少楚看着女人发狂的一面,心疼地说:“小言,不要说了,你快支撑不住了。”

    叶国明看着床上的张子玉,没有一丝动静,看上去很安详。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二十年前,第一次和她约会的时候……

    “他不配来看我妈,不配!”叶轻言自言自语,跪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拽住妈妈失去温度的身体,只有这样,她才感觉自己不是被抛弃的。

    厉少楚看着悲伤的两个人,无奈地走出去,看见警察在做笔录,走过去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身上都是伤痕?”

    “是工厂失火,我们接到报警的时候开始救人,没想到还是有几个人受了重伤。很遗憾厉先生,你好好照顾你朋友吧。”

    “据我所知,小言的妈妈是个家庭主妇,她怎么会去工厂的,太奇怪了。”厉少楚发出疑问,看着警察手里的字露出深深的疑惑。

    “厉先生,麻烦你跟我做个笔录吧。”

    “好的。”厉少楚说着看了一眼里面的情况。

    叶国明不能相信地走近看她,叶轻言使出全身力气推开她,大声吼着:“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可是妈妈再也听不见了,叶国明你不配当我爸,你也配不上我妈,从今以后我不会再踏进叶家一步。没有了妈妈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

    “小言,让我再看一眼好不好?”叶国明的声音颤抖着,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想到以前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心里涌现了愧疚。

    “叶国明,你走你走,你不配看我妈,现在她走了你心里高兴了解脱了,终于可以摆脱了是不是?回去抱着你明媒正娶的老婆吧,你们叶家可以高枕无忧了。”

    “小言你怎么能这么说,怎么说我也是你爸。你妈妈现在发生了不测,我也很难过。”叶国明的脸上露出了难过的神情,

    “少假惺惺的,我不吃这一套。从此我叶轻言和你不再是父女,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说着走到妈妈的身边,看着沉睡的眼睛,叶轻言搂着妈妈说:“放心,我不会再让叶家人打扰你的,妈妈你放心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叶家陷入了沉寂之中,叶婉姗看着电视你报道的本地新闻,小心翼翼的笑听着。

    “据目击者会议,大火是晚上八点左右开始燃烧的,当时在工厂里还有几名工人在加班作业。有一中年女士受重伤在医院抢救,看衣服不像是工人,据猜测可能是住在周围的居民……”

    “怎么办,怎么办?”叶婉姗冒着冷汗自言自语。

    黄梦云看着女儿颤抖的模样,走过去抱着她说:“乖女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跟你无关,这是意外,是意外知道吗?没人知道会失火的,你不要自责。有妈妈在,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妈妈,万一厉少楚查到我头上怎么办?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去坐牢……”叶婉姗吓得大惊失色。

    “这件事你必须烂在肚子里,装作不知道。你一定要听我的,知道吗姗姗?”黄梦云坚定地说着,眼神狠狠地盯着电视机里的新闻。

    叶婉姗姗不停地点头,搂紧妈妈,闭上眼睛。她心想,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把张子玉带到工厂关起来而已,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意外,谁知道会失火。自我安慰之后心里好受多了,更加认定这一切都是老天爷的意思,是意外事件。

    黄梦云下定决心要保护女儿,不管发生什么事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姗姗,绝不行。她抱着女儿,在她耳边说:“姗姗,你要记住妈妈的话,不管谁问你,你都要说不知道。这样才能保住你自己,小言不会找到任何机会的,哪怕她身边有厉少楚。”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