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七十六章 妈妈去哪了

    厉少楚的话一直在耳边回想,叶轻言急匆匆地离开了公司,跑到了附近公交站台。心脏扑通地跳着,回到家门口才是最心静的地方,她打起精神敲门:“妈我回来了。”

    没有人回应,她疑惑地掏出钥匙打开门,难道妈妈在厨房做饭没听见。她放下包包走到厨房,看见空荡荡的,根本没有做饭的味道,也没有妈妈的味道。她拿着手机拨打妈妈的手机,没想到声音在客厅出现,看见茶几上的手机,她疑惑地拿起来。

    “难道妈妈有什么东西忘记买了又出去了?”

    打开电视看起来,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都下山了都没看见妈妈回来。她正奇怪是怎么回事,手机响了起来,看见来电显示她鼓起勇气接通了:“楚少……现在吗……我在家。什么,你在我家门口?”

    跑到窗户前,果然看见一辆熟悉的奔驰,在公司素来低调的厉少楚,没想到还把车开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颤抖,无奈地看着出现在视野里的男人,自言自语道:“都下班了还不能逃离他的魔掌,厉少楚,你究竟想怎样!”

    轻轻吐出烟圈的厉少楚,靠在车上看着缓缓走来的女人,抱着双臂眼神很不友善。看着她掐腰的姿势,突然好笑地说:“我接你去吃晚饭,赏个脸吧。”

    “厉少楚你玩哪一招?我的脑子很不聪明,消化不了你的想法。”叶轻言真的搞不懂他的想法,已经到了极限了,再继续下午她就要疯掉了。

    厉少楚玩味地打量着她:“我是怀着真心真意来邀请你的,还带了礼物给你,等我。”说着他从车里拿出来一束玫瑰花递给她。

    “给我的?”叶轻言讶异。

    “没错,还不拿着。”

    “我不能要。”

    “为什么?”

    叶轻言别过头去,艰难地说:“我说真的,我不能收玫瑰花,我没有理由收。”

    “你太倔了吧,叶轻言。有男人送你花就该高兴地说收下,难道你以前没收过玫瑰花?”厉少楚故意说着,打量着她倔强的小脸蛋。

    “楚少,我妈妈还没回家,我要等她回来,所以我不能跟你出去。”叶轻言转身。

    “叶轻言,我的话还没说完,不准走!”厉少楚带着怒意,他本不想用强的,可是被女人一再拒绝,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了。

    叶轻言不知道他无理取闹的原因是什么,不高兴地看着厉少楚,一边挣扎着说:“我是真的不能跟你去,我妈妈到现在还没回来,手机忘了带了,我必须等她回来才行。”

    “或许你妈妈是去了朋友那,又或者她去买东西了,你先答应我。”厉少楚不高兴地大声说,好像刚才争执根本没有必要。

    “楚少,你能不能不要勉强我……”叶轻言无奈地看着他冷酷的脸。

    厉少楚眉头一皱:“我知道你很孝顺你妈妈,你有没有问问叶家人。”

    “叶家人?”叶轻言惊诧地看着他的眼神,完全一副质疑的模样。

    “要不要我带你去叶家看看你妈妈在不在?不让你认为现在这个时间你妈妈会去哪?”

    厉少楚的话让叶轻言瞬间清醒过来,她不是没想过,可是妈妈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出门的,就算出去她也会打电话回来,即使没带手机也会说一声的。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去了叶家,还是叶勇又来找茬了?

    “你能带我去叶家吗?”

    “走吧,我们一起去。”

    此时的叶婉姗正和爸妈一起吃晚饭,今天她的胃口很好,吃什么都觉得香。偶尔看看妈妈,母女俩心领神会地笑了。

    叶国明看到她们不懂地说:“有什么开心的事吗,心情不错啊。”

    “爸爸,没什么,是我和妈妈买了喜欢的衣服。”

    黄梦云笑着说:“姗姗,最近你胃口不好,今天多吃点。”

    “妈妈你也吃,现在你的身材很好不用节食了。”说着叶婉姗把青菜夹到妈妈碗里。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买了件衣服都能高兴到现在,真是不懂你们。”叶国明感慨地说着,脸上露出诧异的笑容。

    叶婉姗侃侃而谈:“爸爸你就不懂了,女人高兴的理由其实很简单,没你想得复杂。”

    黄梦云跟着笑了笑:“姗姗说得对,是你们男人心粗,不够了解女人需要什么,男人和女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好,我说不过你们母女,一唱一和的,我只有一张嘴。”叶国明无奈地回答。

    厉少楚和叶轻言走到客厅,依稀听见和谐的声音,两个人的脸上露出不悦的神情。

    “你打算直接问吗?”

    “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厉少楚耸肩:“貌似没有。”

    “好吧,我先过去了。”叶轻言焦急地走过去。

    佣人看见小姐来了,急忙说道:“小言小姐,老爷夫人在吃饭。”

    “我知道,我找他们有重要的事。”说着叶轻言来到了他们面前。

    叶国明讶异地看着这个时候出现的小言:“你怎么现在来了?”

    环绕一周,叶轻言看了一眼黄梦云和叶婉姗,同样是惊讶的表情,她坚定地说:“我妈妈是不是被你带回来了?”

    “什么?你妈?她没有来,真是没礼貌,看不到我们在吃饭吗?”叶国明见到小言的态度很差,不高兴地说。

    叶婉姗一直注视着她,从刚才她就没有看过来,显然她今天是突然出现的。这么有气势的闯进来,肯定有人陪她一起来吧。

    “叶先生,张女士没有回家,小言着急难道不应该吗?”厉少楚说着缓缓走进来,带着不屑的表情看着他们众人。

    “原来是厉先生,真是稀客。”叶国明的态度立刻转变了,没想到小言把厉少楚带来了,他转而看着小言说:“你妈真的没来,我也没让叶勇去。”

    “那她们呢?她们也没看见吗?”叶轻言指着黄梦云和叶婉姗。

    突然间叶婉姗的心跳加速,她用犀利的口吻指责:“你少冤枉人了,你妈不见了为什么不去报警。爸爸和我工作了一整天好不容易能静下来吃顿饭。你倒好,没事找事,我看是你妈心情不好不想回家吧,你找个做女儿应该好好检讨,而不是来我们家撒野!”

    “好一个牙尖嘴利。”厉少楚看着叶婉姗,真是一点都没变,跟以前一眼刻薄。

    叶轻言不相信地看着他们众人,诧异地盯着叶国明:“我妈真的没来吗?”

    “你不相信,我叫叶勇过来。小言你要相信我,我可是你爸爸,你妈妈来了我能不知道吗?”叶国明对佣人说了一句,很快叶勇就过来了。

    厉少楚转而看向叶勇,叶轻言着急地瞪着他说:“你见过我妈没有,是不是你把我妈抓了?告诉我,是不是?”

    叶勇感觉莫名其妙:“小言我睡了刚才才醒,你说得我不知道,我没去找你妈啊,佣人们都能作证。”

    看着他不像说谎话,可是叶轻言心里一直七上八下的,她求救似的看向厉少楚,秀美紧蹙,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要不要报警,还是在叶家搜一遍。

    厉少楚拍拍她的肩膀说:“要不然我们先报警吧,我认识警察局的人,我们报警吧。”

    “不到二十四小时好像不能例案。”叶婉姗抱着双臂没好气地接了一句。

    “姗姗!”叶国明不悦地瞥了女儿一眼。

    黄梦云使个眼色,心里有着其他打算。

    叶轻言看着厉少楚报警,心里很着急,她坐在叶家客厅的沙发上,坐立不安地看着交叉着双手,嘴巴上念叨着:“妈妈,你到底在哪……你一定要好好的……”

    “好了,我都说清楚了,只要有消息立刻通知我们。”厉少楚搂着叶轻言的肩膀,宽慰着她,看到她因为担心变得苍白的面孔,很心疼。

    “我妈妈长什么样你都形容了吗?还有我妈妈的名字,你都说了吗?”叶轻言着急地问。

    “放心,我都说清楚了,你看你,担心的脸都白了。”厉少楚说着担心地看着她,无视对面坐着的叶婉姗。

    黄梦云打开电视机,拉着女儿的手说:“我有话跟你说,跟我进房间。”

    “哦。”叶婉姗看到他们郎情妾意的模样,心里很不爽,眼不见心不烦。

    叶国明想不通,张子玉会去哪,她去什么地方都会告诉小言的,这么多年来她们母女俩相依为命,一直都是习惯。到现在都没回来,不禁让他担心起来。过了十点没有任何消息,他看着厉少楚搂着小言,说不出的奇怪感觉。

    “楚少,找不到我妈怎么办,万一我妈有事了我该怎么办?”叶轻言着急地说,心急的让男人心疼。

    “不会的,我们一定会找到的。”

    突然手机铃声打破了许久的寂静,厉少楚掏出手机看着号码眯着眼睛接听了:“喂,我厉少楚……什么?医院发现一个跟张子玉很像的女士……我知道了,我们现在就赶过去。”

    叶轻言抓着他的手臂:“楚少,找到妈妈了是不是?医院,是不是在医院?”

    看着小言着急的样子,叶国明说:“厉先生,是不是你的朋友找到子玉了?”

    从房间里出来的叶婉姗,偷偷在楼梯边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想,难道真的找到张子玉了。如果找到的话要怎么解释呢,她心惊肉跳地看着厉少楚。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