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七十四章 奇怪的楚少

    突然觉得孤立无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认真地看着手上的资料,她的心情一点点下沉。怪不得别人没有,这也不能被其他人看到,因为上面写得全都是叶氏贸易的现况,而且上面清晰地排列着叶氏贸易的漏洞和弊端,她忍不住想,叶国明知不知道这些。

    “如果一个管理者都不知道自己的公司出问题,那就危险了。”

    好不容易都看完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总裁办公室,张秀拿着一份打印好的件出现在眼前。她疑惑地问:“张秀你要去找总裁?”

    “是的,你去不去?”

    叶轻言点点头:“我正打算去。“

    “那就好了,我还有其他工作,拜托你把我这个件带给总裁吧,刚才林助理急着要拿给总裁看我还没搞定。麻烦你了小叶!”张秀着急地说,不管她愿不愿意就把件放在小叶手里,着急地赶了回去。

    无奈之下,叶轻言只好带着一黑一白两个件,起身走向总裁办公室的方向,她站在门口犹豫了几秒钟,艰难地敲响了门。

    门打开了,林晓出现在视线里,叶轻言他点头:“林助理。”

    “进来吧,楚少在等你。”林晓说着犀利地看了一眼周围的动静,没看见其他人放心地把门关上。

    厉少楚坐在老板椅上,认真地看着手上的件,时不时地签下名字,帅气的签名,嘴角忍不住浮现笑意,淡淡地说:“怎么不躲我了?”

    叶轻言尴尬地看着他,压根没抬头就知道来的人是谁,厉少楚还真是厉害,他是怎么发觉的。看了林晓一眼,他坐在沙发上看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人都来了却不说话,这是你对待老板的态度吗?”厉少楚的声音犀利起来,敏锐地盯着她的眼眸,很快从老板椅上站起来气汹汹地来到她面前。

    “楚,楚少……”

    “我还以为你得了失语症了,都看完了?”

    叶轻言点头:“是,我都看了。”

    厉少楚突然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挣扎了一下手劲更大了。从她手中把白色件夹拿出来,凑到她耳边说:“现在是你不舍得放手吧。”

    “什么?”叶轻言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紧紧握住他的手不放,尴尬地脸红了,猛地退后一步,件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你很紧张?”厉少楚疑惑。

    叶轻言急忙蹲下来去捡,却看见男人也蹲下来,两个人的手指触碰在一起,同时抬起眼睛望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静静地看着对方的脸,好像要把对方牢记在心里一样。

    林晓从头到尾都是个旁观者,他今天看见了终于能确定了。楚少对待叶轻言的态度跟其他人完全不同,说不出来的暧昧和宽容。即使这两个词跟楚少完全没关系,可是看他们的样子只会让人联想到暧昧。

    “叶轻言,你能做到不顾叶家人完全听从我的话吗?”厉少楚冷淡地问。

    “是收购案的事吗?楚少你决定什么时候开始?”叶轻言紧张地说。

    厉少楚拉着她的手臂站起来,看着件说:“你不是都看见了吗,收购案已经开始了,是你还没有察觉。”

    “已经开始了?为什么我不知道,没人跟我啊。”叶轻言诧异地回头看了一眼林晓,压根没想到事情会出现变故,收购案进展到什么程度了,她很想知道。

    “你不要看林晓,他的嘴巴很紧,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我不可能告诉你,你应该明白这些事情的重要性和机密性。现在你看到的件都是我犹豫了很久才给你的,叶轻言你不要忘记当初你说过的话。”

    “我没有忘记,我会按照你说得去做。”叶轻言严肃地答应着,看着厉少楚的眼神都冷酷起来,她知道自己的心在颤抖,可是不代表过去叶家给予的伤害都可以当看不见。

    看到她的坚定厉少楚得意地笑了:“很好,我不会看错人的,我们要公私分明。”

    叶轻言见他话里有话,尴尬地把件放在办公桌上:“这是张秀让我带给楚少签字的。”

    “我看看。”厉少楚花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潇洒地在右下角签下了名字。

    林晓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楚少身边:“楚少,要不要我出去?”

    “也好,你去到财务部把这个月的清单都查清楚。”厉少楚瞥了他一眼。

    “是,我现在就去。”林晓爽快地离开了,总算能长嘘一口气了。总裁办公室的气氛真的快要窒息了,还是早点离开比较好。

    叶轻言又恢复了一个人的担忧之中,她尴尬地退后一步:“楚少,我,我还有其他工作没做,我想出去……”

    “不行!我还有话没有说完。”厉少楚冷冷地说。

    “可是……”叶轻言面露难色。

    厉少楚走到她身边突然抱住她的身子:“你一直躲着我有意思吗?你最近在减肥是不是,身上一丝肉感都没有,我不喜欢你现在的状况,在家都没有好好吃饭吗?”

    叶轻言奇怪地听着男人的话,不理解地挣扎着:“我不懂哪个才是你,楚少你不要跟我开玩笑了,我输不起,也惹不起你,你就放过我吧。”

    “放过你?不可能,我从今天开始不打算放过你了。”厉少楚慢悠悠地说着,显然忘记了怀里的女人的挣扎,紧紧地拥抱她,嘴角的笑意更了。

    “你说过你没有真心,也不要让我奢望你会改变……我很容易较劲,既然你不能给我,你也不要要求我不躲着你,只有躲着你我才能感觉心安,才不会去想那天发生的事。”叶轻言尽量平静地说话,身子却忍不住颤抖起来。

    厉少楚感觉到她的心事,松开她搂着她坐在沙发上:“林晓跟在我身边很多年,很识趣的离开了。就是想让我们有时间单独说话,我不认为我对你是随便玩玩,也不是心血来潮。可能是你天天在我眼前晃悠,突然看不见你我居然会失落,你说我对你是真还是假?”

    叶轻言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她盯着男人的脸:“我怎么发现我不认识你了?楚少,你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被你搞的糊里糊涂的不能思考了。”

    “不能思考就不要思考,在厉少楚的世界里你只要相信我就足够了。”厉少楚说着,好像保证什么一样,盯着她笑。

    很少见他笑,这次不能冷笑也不是嘲笑,居然带着暖暖的含义。不想靠的太近,可是男人的手臂太有力了,让叶轻言轻易就被圈了起来,看着越来越近的俊连,还是忍不住向后靠着,紧张地低喃:“楚少……你不要离我这么近,我,我……”

    “为什么?你不喜欢我这么靠近你,难道你心里对我还是不放心?”厉少楚不高兴地说着,脸上带着质疑的神情,握住女人的手腕用力地试探着。

    叶轻言的脸色微微改变了,她别过头去:“不要勉强我……我到现在还没有想通,是你说得,不要让我想太多,你没有真心,更不会对感情牵绊住。”

    “叶轻言,你在挑战我的底线。”厉少楚松开她的手腕,不满地说。

    看着男人生气的脸,叶轻言心里还是害怕的,不过刚才的话让她不再恐惧他会乱来了。没人知道真实的厉少楚是什么样的,也不会有人知道在他心里什么是最重要的,真是因为不了解才不会不敢答应他。

    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叶轻言头脑清楚地反应过来:“楚少,收购案的事我会做好的,不管叶家会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心软,你可以放心。”

    厉少楚转过身来看她,面无表情的脸孔,犀利的眼神想要穿透她的内心。靠在办公桌上,语气沉闷地说道:“叶轻言从今天开始你只要记住一句话,你是我厉少楚的女人。”

    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叶轻言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好一会才缓过神来,不知道林晓何时回来的。看着楚少和林晓在小声议论着生命,她站起来说了一句:“我出去了。”

    “去吧。”厉少楚头都没抬地说。

    脑子昏沉沉的,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完全不能思考了,让她整个人的状态都不能进入正常。盯着相框,她自言自语:“妈妈,我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张子玉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坐在公交车站台等待着回去的车。本来想走着回去的,可是买的东西有点重,走就不行的。要是在年轻的时候一定可以走回去,现在只能慢悠悠地等待着公交车了。

    一成不变的生活很简单,也是她最想要的,和女儿一起生活,就算日子苦一些也是幸福的。回忆起女儿小时候的模样,喜欢粘人,生气都是可爱的,想想脸上都是微笑。

    叶婉姗不爽地推着门,不爽地说:“没人在家,这是讨厌!”

    本来是想好趁着叶轻言不在给张子玉一个教训的,没想到家里居然没人。她掏出手机想了想还是没有打电话,现在还不能告诉妈妈,要是让她知道自己什么都没做就回去了,肯定很难过。

    “算了,我还是等她回来好了,我就不相信她能走远。”叶婉姗嘟囔着,踩着高跟鞋回到了甲壳虫车上。无聊地掏出粉饼盒,一边补妆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动静,真不知道还要继续等到什么时候。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