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七十一章 黄梦云的跟踪

    “这些年我也够了,看着碍眼的贱人在眼前走来走去,我倒要看看你爸会不会去找她们,大不了我用分居威胁他,到时候他肯定站在我这边,张子玉算什么东西,人老珠黄,还以为自己年轻能绑住男人,哼!”黄梦云说着恶狠狠地瞪着前方。

    叶婉姗帮腔地说:“放心吧妈妈,我是站在你这边的,我一定会让你解气!”

    第二天叶国明还是没能忍住去找了张子玉,虽然小言说自己在厉少楚面前说不上话。可是他还是不死心,厉少楚喜欢女人的口味不一样,现在喜欢小言,说不定小言说几句话能让他有个印象。这一点小言就比不上姗姗了,他们俩要是能结合一下性格就好了。

    “子玉你开门,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

    张子玉无奈地听着敲门声,她第一个想到的是给女儿打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她无奈之下把门开了小缝隙不高兴地说:“我不要你的东西,你都拿走吧。”

    “你好歹开开门,只要我一个人,叶勇没来。上次我让他来找小言有没有其他意思,即使想找她聊聊,问问她最近的学些情况,没想到你们都误会我了。”

    叶国明笑着,谄媚地嘴脸在张子玉看来早就习惯了。他笑盈盈地把手上的东西拎起来,全都是礼盒看起来挺贵重的。正在犹豫,门被他大力挤开了,看着他人进来了,张子玉极其败坏地说:“小言要是看见你来肯定会不高兴的,你还是回去吧。”

    “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可是他亲爸爸,难道她一辈子都不认我吗。子玉你说话怎么跟讲笑话一样,我不喜欢你这么说话。”叶国明跟主人一眼坐在沙发上,虽然他不喜欢破旧的沙发,可是没地方好坐了。

    “我们家简陋,你不是不知道,沙发用了好多年了。”张子玉喃喃自语,给他倒了水。

    “我来不是喝水的,我坐坐就走了。等小言回来你告诉她,让她来找我,我有重要的事要问她,必须她亲自来一趟,要不然我以后天天过来。”叶国明说完,一口气把凉白开水喝光了,这才顺畅多了。

    张子玉不知道叶国明什么意思,可是听出了弦外之音,好像他找小言真的有事。

    “到底是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

    叶国明看着张子玉,不满地说:“你真的想知道,我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省的生气。”

    “我相信小言不会做不好的事,你就说给我听吧。”

    看着她一再的想知道,叶国明也不打算隐瞒了,就把那天叶勇看见乔艺送小言回家的事说出来了。看到张子玉发愣的样子,他问:“你找个当妈的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

    张子玉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她没停过小言说自己喜欢什么人,有没有交往的对象。乔艺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叶婉姗的未婚夫吗?

    “都是真的吗?是叶勇亲眼看见的?”

    “你不相信回来问问小言吧,亏得你一直以为她是乖女儿,还说她不懂男女感情的事,我看她背着你交了男朋友都不知道。”叶国明窝火地说。

    张子玉不解地看着叶国明,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反问道:“我的女儿我会教育,你生气是因为你的大女婿送小言回家,这件事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说不定他们是在路上遇到了,乔艺才会送小言回来的。你这么生气干什么?”

    “你这女人,我不是担心,担心小言吃亏吗,你看看你。”叶国明心虚地说。

    “我看不是,你是担心你的宝贝女儿不高兴,被别人看见了说三道四的。”张子玉撇撇嘴巴,她很了解叶国明是什么样的人,这一次更不用说了,又是为了面子问题。

    叶国明没想到张子玉一眼就看穿了自己,她的洞察力和黄梦云不分上下,一辈子身边有两个知根知底的女人,他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人家都享福,两个女人和睦相处,可是轮到自己身上,就不是好事了。

    “好了,你爱信不信,回来你问问小言。叶勇亲眼看见的不会有假,小言最好跟乔艺没有任何关系,要不然叶家的脸都被丢尽了。”

    张子玉站起来不高兴地说:“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相信小言,她是我的女儿,虽然没有你大女儿宝贝,可是你要一碗水端平,对小言的偏见可以收收了。”

    “偏见?张子玉你不要不识好歹,我也是关心小言的未来,她想着是学生,传出去名声不好,跟自己未来的姐夫有暧昧,是你,你的老脸搁得住吗?”叶国明的火气慢慢上头了,他没好气地摔门而去。

    张子玉呆若木鸡地坐在沙发上,她很纠结,一方面相信女儿的为人,一方面又忍不住怀疑。别人家的孩子都早熟,只要小言上了大学才开始处朋友,一次都没听说过她喜欢什么人,难道她和乔艺以前就认识了吗?

    叶国明坐上汽车离开了小区,不远处的白色轿车里,黄梦云冷冷地看着小区里的窗户。她很清楚男人是去找张子玉的,贱人的魅力就是偷偷摸摸。进去待得时间不长,还带着东西去,真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恶狠狠地摘掉鼻梁上的太阳镜,怨恨地说:“我会让你们知道背叛的下场,尤其是你,张子玉,我黄梦云是不会放过你和你女儿的!”

    “哈秋!”叶轻言忍不住打喷嚏,揉揉发酸的鼻子,拿着空杯子去了茶水间。忙到现在才有时间去喝水,这对腰和脖子都是巨大的考验,反而羡慕整天走来走去的林晓了。

    张秀和几个同事在说话,窃窃私语的,她装作没听见。公司的八卦她是没什么兴趣,只要好好工作就足够了。现在乔氏合作案快结束了,接下来说不定就是叶氏贸易的案子了,一直都没有动静,她都要忍不下去了。

    “小叶,你跟林助理走得近,没听见什么八卦吗?”

    叶轻言惊讶地点点头:“我还真不知道。”

    “你们不要从小叶那里打听了,她除了工作什么都不知道。”张秀笑着说。

    “也是,小叶太年轻了,消息不够灵通。”

    “张秀,你刚才说得我还有另外一个版本。”

    “什么版本赶紧说。”

    周围的声音立刻小了起来,叶轻言好奇地听着他们的议论,讶异地看了一眼张秀,质疑消息的可靠性和真实性,不过任何消息都不是空穴来风不是吗。

    “你不要太当真,这种事情每个月都会有,听听就算了。”张秀随意说说,对八卦显然不是很感兴趣。

    “我工作了。”叶轻言朝她笑笑,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刚才同事的话还在脑海中浮现,收购的对象是谁,是一些小公司,还是即将破产的企业,这个消息出现的很奇怪,从林晓那也没有得到任何可以确定的消息,他们又是怎么知道了,她奇怪了吧。

    “楚少,不知道消息是谁走漏的……”

    “是我放的消息。”

    “不是吧?”林晓惊讶地看着他。

    厉少楚笑盈盈地看着林晓,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很惊讶,其实我是想透过别人的嘴巴让叶轻言得知,事情正在进展。既然她想躲着不见我,那就随便她,等她等不及了自然会来找我确认消息的正确性。”

    “楚少你别怪我对嘴,你和叶轻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多嘴!”

    林晓闭上嘴巴,尴尬地低下了头。

    厉少楚不用想也知道叶轻言现在大概知道了消息,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等待了,看她有没有耐心继续躲下去。对于这段新关系的开始,他还是充满期待的,至少能够看见与众不同的小女人,没错她现在不再是女孩了,而是个女人了。

    叶轻言看见林晓走过来,立刻把复印好的资料递给他。

    “小叶,你是不是听见什么消息了?”林晓故意问。

    “消息?林助理你说得是什么消息?”叶轻言诧异地看着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在茶水间听见的八卦消息。

    林晓笑意渐浓:“其实小道消息也不是空穴来风,肯定有一定的真实性,难道你不想知道关于收购案的事吗?”

    “林助理,难道你知道?”叶轻言的好奇心已经被他引出来了。

    “有些事情需要你自己去印证,具体的我不方便说,有些事情不是很清楚。”林晓说着把复印的件拿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叶轻言差点按捺不住了,虽然他刚才说得话很奇怪,总给人一种话里有话的感觉。可是全公司上下知道所有事,策划所有案子的人事厉少楚,只有他才能解释清楚这一切。可是她躲了几天,突然打破这个僵局,太奇怪了。

    “小叶,麻烦你把复印好的件电子版发到我邮箱。”张秀走过来,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着急地没有停留就离开了。

    “好,我现在就发。”

    张秀给了一个ok的手势,来不及思考更多,叶轻言的纠结就被忙碌的工作淹没了。她还不知道,除了公司的烦心事,家里还有更大的烦心事在等待着她。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