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宠妻无度:怒惹冷血总裁》:正文卷 第二十八章 感觉很微妙

    奇怪地看着身上的衣服,幸好没有帽子,身上的围裙很时尚,完全就是动漫里的女佣模样。叶轻言的脑子胡思乱想的,难道厉少楚有什么怪癖吗?

    “叶小姐你在里面吗?”林晓敲着门,听见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疑惑地督促着。

    “我好了,等一下。”叶轻言摇摇头赶走自己奇怪的想法,打开门看见了林晓。

    看清楚叶轻言身上的衣服,林晓忍住笑出来的冲动,冲着她点点头:“楚少在等你。”

    “我现在就去。”叶轻言无奈地走到客厅,站在厉少楚面前等待着他开口说话。

    打量着女孩身上的衣服,还是特别给她买回来的女佣装,厉少楚达到目的不自觉地点点头:“很适合你,从今天开始你就穿着这个衣服打扫吧。”

    “是的楚少,不知道我现在要做什么?”

    “福嫂你告诉她要做的事情,林晓你跟我去书房。”厉少楚说着脸上带着严肃的气息。

    叶轻言看着楚少离开了,耳边出现福嫂声音。

    “叶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你居然是楚少的朋友。”福嫂说着打量起叶轻言,看起来无关很端正,年纪很轻,整个人看起来很单纯,跟以前少爷带回来的女人完全不同。

    “您是福嫂吧,楚少跟我简单说了,我在家里也做家务,不过厉家有没有什么规矩的您可要跟我说清楚,省得我惹楚少不高兴了都不知道。”叶轻言带着谦虚的眼神看着福嫂。

    “你这孩子说话真朴实,走吧,我带你先去熟悉熟悉厉家。”福嫂拉着叶轻言的手去了厨房,洗衣间等等地方,让她熟悉做家事的地方。

    一直以为厉家很大,没想到房间比她表面上看得更多,每一个房间大小不一,光是全部打扫干净都需要好几个人,一个人的话肯定是累死的。

    “福嫂,厉家有多少个佣人啊,我看房子这么大,只有楚少一个人住吗?”

    福嫂点点头:“以前是老爷和少爷一起住,老爷前阵子去国外探望老朋友了,现在少爷一个人住。我就叫你小叶好了,以后你多学点,少爷跟我说了,你是临时在帮忙做家事的,时间也不定,让我多教教你。”

    叶轻言没想到厉少楚的心还挺细的,她答应着说:“以后麻烦福嫂了,我会用心做事的。”

    “这就好,在厉家做事不会太累,少爷虽然不爱说话,面子冷,可是他对我们都挺好的,你以后就知道了。”福嫂说着面带笑容地看着叶轻言。

    林晓小心翼翼地看着楚少,对于他手上的一份件抱着质疑的态度,没有说话不代表他心里没有想法,看来又有人要遭殃了。

    “你对乔家是怎么看的?”厉少楚突然发问。

    “楚少,乔家的实力比叶家强,乔氏集团跟我们集团的业务一直没有中断,不过楚少,乔艺和叶婉珊订婚了,肯定会让他们两家公司的联系更紧密,事情可能没这么容易。”

    “你是担心我知道,不过他们两家表面上很平静,不代表背地里互相没有怨言。尤其像叶国明那种自私自利的商人,连亲生女女儿都能卖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厉少楚说着想到了叶轻言,当初如果没救她,现在还不知道会如何。

    “楚少的话我明白了,叶氏收购案肯定会被乔家人注意,而且叶国明私底下肯定会有小动作,为了保住自己他肯定会像楚少预感的那样。”

    厉少楚露出谨慎的眼神,他背着双手站在窗户前:“林晓,在叶轻言面前一个字都不许透漏,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叶家的人。”

    林晓一愣,诧异地看着楚少,思考着他话里的意思,明白地默认了。

    看着福嫂做家事,叶轻言有一种跟不上的感觉,妈妈做家事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福嫂做事又快又好,速度比年轻人要有效率多了。

    “少爷有洁癖,不喜欢陌生人动他的东西,衣服也不行。除了之外其他佣人都不能靠近少爷的衣服,现在你来了这个工作就交给你了。”福嫂说着,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

    叶轻言认真盯着福嫂的每一个动作,希望早点学会熨烫衣服,还有专业叠衬衫的方法,真的很专业。

    “我能试试吗?”

    “可以,你来试试吧,我要去厨房看看汤。”

    “您去吧,我自己练习好了。”

    福嫂离开房间,叶轻言看着衬衫上没有一丝折痕,诧异又惊讶。这些年一直都是和妈妈一起住,也没有在男人的衣服上用过心,只能从头再学了。

    “真是没想到楚少有洁癖,对什么事情都要求高,他活着都不会累吗?”

    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她惊讶地翻开每一个衣橱,没想到里面全都是衬衫和西装外套,看着跟自己住的公寓差不多的房间她惊讶的目瞪口呆。这里只是衣橱间而已,还有放鞋子墨镜之类的房间,肯定更让人瞠目结舌。

    厉少楚推开房门,没看见女孩的身影,是福嫂说得她这里练习怎么叠衬衫。叶轻言的世界里应该没经历过几个男人,除了乔艺。

    看到她的背影,小心翼翼的脚步,觉得很有意思,故意咳嗽一声:“叶轻言你在做什么?”

    “啊?!”叶轻言惊讶地转过身去,没想到厉少楚会出现,她也很讶异。

    “福嫂说你在练习,看你的样子是在参观我的衬衫。”厉少楚打量着她的神情,看起来很惊讶,不过她没有防备的样子倒是让人觉得有趣的很。

    叶轻言听见他的质疑,不高兴地回答:“楚少,我不是偷懒,我第一次看见这么多衬衫,所以太惊讶了。”

    “惊讶?你不是交过男朋友吗,难道你男朋友不穿衬衫?”厉少楚故意反问她,很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

    “楚少,你怎么知道……”

    厉少楚眼神一暗:“难道我说得不对,你和乔艺在订婚仪式上惊讶地看着彼此,作为旁观者我都看清楚了。”

    叶轻言没想到楚少的眼睛这么毒辣,一眼就能看透一个人的心思,她很没安全感地说:“楚少,我和乔艺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现在是叶婉珊的未婚夫,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听着她义愤填膺的话,脸色铁青,应该对乔艺还没有完全忘记。心里有点不爽,声音也变得大声起来:“你到现在还喜欢他?”

    “没有,我跟他只是陌生人。”叶轻言冷漠地回答。

    没想到她说话的态度坚决的很无情,要不是你收到打击应该不会一脸铁青,看来她对乔艺的背叛还是很在意,无形中透漏了内心的不。

    “衬衫学会了?还有其他的今天都能上手吧?”厉少楚随心所欲地说着,丝毫不在意她的反应,让她来就是做家事的,看来也挺合适。

    “哦,我在学,没想到比我想得复杂了,以前我叠衣服都不是这样的。”叶轻言吐吐舌头,脸上带着诧异惊呼。

    “你只要记住我是厉少楚,不是其他人,这里是厉家就够了。”厉少楚猛然回头差点撞上女孩的头,两个字的距离很相近,看起来也很暧昧。

    叶轻言睁大了双眸直视楚少的窥探,她并不喜欢被陌生男人打量,也不喜欢在陌生的房间跟陌生男人四目相对,不过……

    “你怕我?”

    厉少楚的话,让她更加淡定不了,按理说他可是救了自己的人,但是跟他站在一起总觉得很别扭。说不出来的局促和不安,稍微催眠自己不要太在意,还是不能完全放松,难道这就是心理学上说得那一种奇怪的心理?

    “叶轻言……我的眼睛会一直盯着你,在公司在家里,你的一举一动我看得非常清楚。记住,你的身份,现在试着叫我的名字吧,叫叫看。”厉少楚的脸上带着期待的脸色,尽管面无表情,他还是希望女孩能多叫几遍自己的名字。

    没人喜欢被强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可是她还会情不自禁地回答了楚少的话:“厉少楚……厉少楚,这样可以了吧?”

    “好了,你跟着福嫂好好学吧,我出去了。”厉少楚的心里说不出来的奇怪,听到叶轻言叫自己的名字,心里居然有些得意,这种得意又找不到原因,真是太奇怪了。

    看见他离开了,叶轻言终于长吁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我还是不能单独跟楚少说话,心里压力太大了,他现在是我的老板又是我的衣食父母,害怕说错话让他不高兴。”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跟妈妈学会忍耐,忍受身边不好的事,也忍受叶家人的刁难。还不如不闻不问的好,至少生活能平静的没有波澜。除了叶国明,黄梦云的手段让她非常担心妈妈的处境,忍受了这么多年都没能过上好日子,不能让他们再伤害妈妈了。

    心里下定了决心,叶轻言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投入到了学习家事上,一天不到就得到了福嫂的肯定,她的心理甭提多开心了。

    看着夜幕降临,楚少也吃过晚餐了,叶轻言小心翼翼走到他面前,试探着说:“楚少,福嫂让我做得事我都做好了,我现在可以下班了吗?”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