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色懒妃》: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交心1,共1604字

    北城郊外十里外的破庙内……

    乐思思手中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一口一口的喂着眼前脸色苍白的慕容向北,漆黑如墨的睫毛轻垂,清秀的小脸埋在雾气中隐隐有些看不清,细心的将碗中的热气吹散,乐思思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很冷?”慕容向北脸色微变,担忧的看着她。

    “还……还好啦!你自己管好你自己就好了!”眼见着手中的药碗已经见了底,乐思思直接塞进了他的手中“还有一口!你自己喝吧!”

    说完便起身走到了火堆旁边,慕容向南正烤着刚从林中猎来的野兔,浓郁的肉香萦绕在乐思思的鼻尖,勾起了她得食欲,肚子也很不客气的发出了抗议。

    “饿了吗?”慕容向南浅笑,随手丢进一些木材,野兔的身上也镀上了一层诱人的光泽。

    “恩!我从昨天就一直饿肚子!天晓得我现在可以吃下一头牛!”乐思思毫不夸张的说着,小脸之上满是期待的盯着火架上的肉。

    “别急!一会就好!我大哥劳烦你的照顾,看起来已经好多了!谢谢!”

    乐思思被说的有些心虚,不由伸手烤着火“我哪有……”

    “呵呵!不用不好意思!肉好了!这个给你!”慕容向南随手取下野兔,撕下一只后腿递给乐思思,然后缓步朝闭目调息的慕容向北走去。

    “大哥!吃些东西吧!”

    慕容向北睁开眼睛,见一旁的乐思思早已开吃,这才勾唇浅笑,随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丢给了慕容向南“把这个给她!”

    “血凝丸?这个是给你治伤用的,而且只还有两粒,怎么可以给……”

    “我有内力护住心脉,你是不相信你大哥的实力吗?”慕容向北剑眉轻挑,随手撕下一片肉,放进口中,细细的咀嚼着“现在的她恐怕比我还需要这个!”

    “什么意思?”慕容向南不解,眸光扫过一旁正在啃着兔腿的乐思思“她怎么了?”

    “寒毒!”慕容向北语气平淡,狭长的丹凤眼却闪过了一丝冰冷“下毒的人似乎并不想她死,下的是慢性寒毒,这个月圆之夜恐怕就是她毒发的日子

    !”

    “还有三天?”慕容向南愕然,难以置信的看向乐思思“下毒的人是不是苏瑾陌?”

    “是又如何?”慕容向北斜睨他,语气带着不容抗拒的威严“我的伤没好,你不要妄想再去北王府!我救得了你一次是幸运!这次就没有那么好运!”

    慕容向南愕然,没想到自己心中的想法竟然完全逃脱不了大哥的眼睛,手指骤然收紧,将瓷瓶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

    乐思思正啃得给力,慕容向南便坐在他的身边,将手中的瓷瓶放到了她的身边“够吗?不够还有!”

    “恩……够了!你不用管我!你也去吃……”嘴巴里塞得满满的乐思思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含糊不清的应道。

    “那就好!这个给你!”

    “什么?”乐思思不解,伸手接过瓷瓶,打开了木塞,一股熟悉的药香扑鼻而来,“这个不是给你大哥治伤的药吗?干什么给我?”

    “吃了它!这是我紫姜国的圣药,虽然不可以解你身上的毒,不过可以延缓你的毒发时间!”

    乐思思愣住,手指停在空中有些不知所措“你……你都知道了?”

    “大哥说的!他说他的伤不重要了!你不要辜负大哥!”慕容向南唇角勾出一抹笑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要起身离去。

    “等……等等!”乐思思伸手拉住了他“这个我不要!你们能给我食物已经很好了!我不需要!”

    “大哥给了你!你留下吧!”

    手中的兔肉有些不知滋味,乐思思擦了擦嘴角,手中紧紧的攥着瓷瓶,心中五味杂交,良久,她勾出一抹浅笑,将瓷瓶中的药丸取出,仰头一饮而尽!

    给读者的话:

    好友倒栽葱头新文《妖孽夫君之狂帝傲妃》女强男更强,同为妖孽却因一场追杀展开爱情角逐最后输掉的会谁的心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