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极品赘婿肖宇》:章节目录 第一千九百五十四章 酒不是白喝的

    贾松刚结束与女人的实战,还未提起裤子。

    尽管这种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眼镜男这么闯进来,贾松还是有些尴尬,甚至不悦。

    眼镜男却已乐呵呵到了近前。

    “贾校长,不好意思,小弟打扰了。”

    贾松边穿裤子,边心里暗骂,知道打扰还他妈这么进来,你小子就是想看老子笑话。

    两个女子却满脸不在乎,整着衣服,和眼镜男嘻嘻哈哈。

    一阵忙乱后,包间里才恢复正常。

    眼镜男让两个女子先出去。

    给贾松倒杯酒,笑问,“贾校长,刚才的滋味怎么样?”

    贾松心里的怨气还没消,再看眼镜男,觉得他这是又故意奚落自己速度快。

    含糊回应一声。

    正要解释。

    眼镜男拍拍他,“贾校长,不用解释,男人吗,都有火力不足的时候,这不是哥的错,是小弟没想周全。”

    顺手从包里拿出一盒药丸。

    轻轻推到贾松面前,“这是国外进口的,不用多,一粒保准让哥火力倍增。

    今晚,那俩妞就是哥的,等咱们谈完事,哥就可以大显神威,保管尽兴。”

    眼镜男拍拍药盒。

    又邪邪一笑。

    贾松明白了,眼镜男刚才是先给他个甜头,然后耗子拉木头,大头在后头。

    不过这招确实好使,想想刚才的甜头,贾松确实感觉没有尽兴,很想再战一次。

    见贾松盯着药盒,神色缓和,眼镜男笑着把药盒塞进了贾松的兜里。

    两人相视一笑。

    贾松递给眼镜男一支烟,自己也点上。

    抽口道,“兄弟,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眼镜男一拍贾松,道声好。

    “贾校长,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讲师团来之前,我们老板交代你的事,你办的怎么样?”

    话题变了,眼镜男也随即变了脸色,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贾松也正色道,“微信里,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你们老板交代我的事,我一点没含糊,都按你们交代办的,和周明亮的关系也一直处的不错,他很信任我。”

    眼镜男点点头,轻轻一吹,一口烟雾从贾松面前飘过。

    烟雾散去,露出眼镜男狼般的眼睛。

    眼镜男盯着贾松一字一句道,“那就说些还没告诉我的?”

    “还没告诉你的?”

    贾松愣愣,“你是指?”

    眼镜男目光未变,依旧一字一句道,“周明亮在讲座的第二天,为什么突然更换了选题?

    他和严如静什么关系?”

    这?

    贾松张张嘴,还未回应。

    眼镜男把手里烟重重一按,目光骤然变得凶狠。

    “贾校长,小弟我今天待你不薄吧?”

    贾松忙道不薄不薄。

    眼镜男冷笑一声,“那就给我说实话,把你知道的,一点不漏的说出来。

    如果撒谎或隐瞒。”

    烟灰缸里烟又被重重按了几下。

    烟彻底成为一堆废絮。

    眼镜男的声音也变得更加阴冷,寒意袭袭,“贾校长,你应该知道后果。”

    典型的先礼后兵。

    贾松心中暗叹,混混的酒果然是不好喝的,幸亏自己和肖宇提前做了商量,这些问题都在两人商量范围内。

    随即点点头,“行,我一定按实说,只要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眼镜男脸上有了笑意。

    拍拍贾松,“这才够意思,说。”

    贾松按照与肖宇商量好的话语,认认真真向眼镜男讲了一遍。

    眼镜男静静听完,点点头。

    “贾校长,听你的意思,周明亮是为了讨严如静喜欢才更换了选题,他对严如静真有想法?”

    贾松一撇嘴。

    “兄弟,严如静是云城出了名的美女校长,当初又是混江湖的,本来撩骚就有一套,现在又顶了个美女校长的名头,哪个男人见了不动心,周明亮是知名教授,但也不是圣人,他心动很正常。

    我也是混教育圈的,我对这些教授名师太了解了,不是不想动是不敢动。”

    贾松语调颇有自嘲的意味。

    眼镜男不由笑了,贾松这话没毛病。

    “贾校长,我听说周明亮的教育理论在育才员工中很有一些追捧,有些人还想因此对育才进行教改,有这事吗?”

    贾松顿顿,心想,这小子事先底儿摸得挺清。

    连这事都清楚。

    道声有,“不光育才一些员工很追捧周明亮的理论,严如静也很追捧周明亮的理论,确实流露过想在育才实行教改的想法。”

    “后来呢?”

    眼镜男追问。

    贾松故意拿一把,喝口酒,稍稍清清嗓子,摇摇头,“后来没成功。”

    “为什么?”

    眼镜男步步紧逼,“周明亮不支持。”

    贾松笑着反问,“兄弟,你如果对一个女人心动,这个女人又很追捧你的理论,想在自己的领地实践,这种不用出钱出物,就可以让女人继续跟随你的行为,你会不支持吗?”

    这?

    眼镜男被问楞了,想想,“当然支持。”

    贾松一笑,那就对了。

    拿起酒杯,再喝口。

    眼镜男重新品味遍贾松的话,“那为何教改的事没落实?”

    贾松看眼他,心里骂声蠢货,看来想当个出色的混混,也得多读书。

    不读书当了混混也是个蠢货。

    把酒杯轻轻放下,“兄弟,我刚才说了,对严如静心动的男人不止一个。

    严如静想投入别人的怀抱,有人自然不会乐意。

    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周明亮再会念经,也是外来和尚,本院僧不高兴,他这个经就念不响。”

    本地僧?

    眼镜男眼珠一转,“你是说肖宇阻挠?”

    贾松点点头。

    “肖宇名义上只是育才股东,但实际他才是育才的主心骨,也是严如静的主心骨,严如静是聪明人,两个男人哪头轻哪头重,她自然能掂量出来。

    不教改,周明亮不高兴,大不了育才继续维持现状,她还是育才校长。

    可若她强行教改,肖宇不高兴,那育才变成什么样,可就难说了。”

    眼镜男听完,连连点头,有道理。

    怪不得周明亮会独自买醉,他这个外来和尚,在肖宇这么本地僧面前,确实有经没法念。

    往前一探身,低声道,“贾校长,我再问一个问题,周明亮和严如静的关系到底到了哪一步,有没有那种关系?”

    眼镜男做了个下道的动作。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