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安魂巧女》: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钱没了

    这一聊,华晓蓉才知道,这二年多来,董强过得很辛苦。在庙里的时候早晚要做功课, 白天时间就去化缘,也就是乞讨要饭。不过现在进步了,和尚乞讨要饭不要食物,要钱。这样董强就见过太多的面孔,善意的,恶意的,什么自尊心,人格统统抛掉,练就出来一副厚脸皮。慧云说,这样才能真正悟道。

    华晓蓉这才明白,当时董强说“昨日种种比如昨日死”,大概是发自真心的话吧。相比之下,自己这二年过得就好多了。虽然经历不少危险,但是没有伤过自尊。

    就这么等到七八点钟,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进了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笑嘻嘻说:“哎呀!两位等着急了吧?小妹们都来了!”

    董强眼睛一亮,“赶紧叫进来!”

    “进来!” 那妈咪挥挥手,十四五个女孩子鱼贯而入,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性感十足。

    董强欢笑一声,冲上去就拉回来两个,然后说:“晓蓉姐,她们来了,你也选吧!”

    华晓蓉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很明显,这些女孩都是为男人准备的,自己有一个女孩,就没有必要选了吧。董强看见她犹豫,一指其中两个:“你还有你,对!就你俩了。”

    两个女孩子笑了笑就准备走过来,谁知这时包间门忽然被踢开了,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进来骂道:“你这个贱人!阿翠不是我兄弟定好的么,怎么给别人了?你想死啊?”

    妈咪吓了一跳,连忙点头哈腰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啊,这就给他送过去!”

    汉子“哼”了一声,瞥了华晓蓉和董强一眼,转身离开。

    “对不起了!”妈咪给华晓蓉道了歉,拉着一个女孩要走。

    “呃!这是干什么?”华晓蓉还没搞清状况。

    董强憋红了脸,猛的拍打桌子,“你这臭女人怎么回事?真给你脸了,你敢拉走试试。”

    那妈咪说道:“听两位口音是外地人吧?刚刚的人黑道上的,是这里的老板手下,你们别惹事。”

    华晓蓉拉了董强一下,问:“什么意思?”

    董强愤愤不平道:“有人抢你女人!”

    华晓蓉瞪大眼睛,抢女人这种事,对男人来说很正常,但是对华晓蓉来说就有点怪异了。华晓蓉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人家小姐不是自己的女人,自己本身就是女人,也不需要女人,但是自己的东西被人抢,听起来很气人,于是也跟着说:“谁这么混蛋?敢抢姐姐的东西?”

    “你们不要找倒霉啊!”妈咪摇摇头,不屑跟他们计较,拉着女孩子就走。

    “太欺负人了!”董强气的不轻,正说着,发现华晓蓉跟这妈咪过去,愣了一下,也连忙跟上。

    两人跟着妈咪走过一道走廊,到了一个的包厢门口,妈咪把女孩送了进去,一回头看见二人,就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哎呀!我说两位,你们过来这是要干什么?”

    “走开!”华晓蓉冷着脸。

    “里面很多人!”妈咪吓的脸都白了,“就你们俩,进去会被打死的!”

    董强一听,打起了退堂鼓,拉了华晓蓉一把,“晓蓉姐,这事要不就算了?”

    “那怎么行?”华晓蓉不愿意,她上大学之前,本质上也是个喜欢找麻烦的主,要不然也她的九阴白骨爪也不会那么纯熟。

    里面的人似乎也听到了,一个大嗓门骂道:“门外哪来的杂碎,敢和老子抢女人?”

    “嘭!”华晓蓉抬脚把门踢开了,往包厢里一站,拍拍胸口,“是姐姐我!咋了?”

    包厢里二十几号人一看华晓蓉都愣住了,领头的一个人立刻态度急转,嗫嗫的说:“你,你要,你领走好了,脾气这么大干什么。”

    “呃!”妈咪懵了,董强也是目瞪口呆。

    华晓蓉眨眨眼,看着这个人些眼熟,然后恍然。说道:“原来是罗斗士,久违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咱们把事情解决了吧?”

    罗斗士在华晓蓉手里吃过两次亏,有点怕了,脸上带着尴尬的笑:“呵呵。不是已经解决了吗? ”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 华晓蓉看见罗斗士服软,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华晓蓉拉着被整蒙圈的女孩往外走,到了门边,又回头意味深长的对罗斗士说:“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脖子上总是骑着个小鬼,时间长了会死人的。”

    罗斗士脸色由白转青,由青转红,忍了又忍,干巴巴说道:“你真会开玩笑!”

    “信不信随便你。”华晓蓉摇摇头。

    回到包间,董强撇开四个小姐,悄悄问华晓蓉:“刚刚那些人你认识?”

    华晓蓉说:“认识,是阴魂门的,和我比过武,不过功夫太差劲了。”

    董强点点头,说:“那个罗斗士太奇怪了,头上骑着个小女孩。”

    华晓蓉说:“你也看见了?实话说,我不但认识他们,连那罗斗士脖子上骑着的小鬼我也认识。”

    “小鬼你也认识?在哪认识的?”董强有点糊涂。

    华晓蓉说:“我和他有过节,他养了五只奇怪的小鬼,脖子上骑着的就是其中一只。”

    董强有点害怕了,讪讪的说:“要不咱们不玩了,回去吧。”

    华晓蓉挥挥手:“咱们玩咱们的,他要敢来找麻烦,我这次非得逮住他不可。”

    “妥了!”

    董强放心了,转身回到座位,一手搂着一个妹子,“哎呀!我的脸蛋怎么有点痒,你们谁用嘴唇给我挠挠。”

    “嘻嘻嘻……”

    这里的妹子哪个不是久经沙场的老手,两个女孩笑嘻嘻的一人亲了董强一边脸蛋,留下两道深深的口红印。

    华晓蓉看的眼睛都直了,董强原来见到女生都不好意思,现在变得这么坏!

    “哈哈哈!痛快啊!”

    另外两个女孩子显然也很老练,知道怎样招待女客人,就拉着华晓蓉做到一边,夸奖华晓蓉皮肤好,眼睛亮,眉毛翘,华晓蓉知道这是逢场作戏,仍然被哄得很开心。

    接下来她们尽情的玩,喝啤酒、玩骰子,打开卡拉ok乱唱一气,接着六个人又一起跑上舞池跳舞,董强跳的狂甩乱扭一通。

    晚上十一点,终于玩尽兴了,两人提着乱七八糟的东西,出了夜总会,准备打车回去。

    正在这时一群人从前面街角匆匆的路过,华晓蓉皱了皱眉,说道:“是罗斗士那群人,他们这是干什么去?”

    董强也觉得奇怪,说:“那里再往前好像是郊区了吧?”

    “反正不关咱们的事情。”华晓蓉和董强拦住一辆出租车回出租屋。。

    到了房间,华晓蓉扔了东西就冲进洗手间。

    外面响起董强撕心裂肺的干嚎:“晓蓉姐!钱没了!”

    华晓蓉心里咯噔一声,连忙跑进卧室,“怎么没了?”

    “你看!”董强手里提着被子,被子下空空荡荡,原本藏着的一沓沓钞票不翼而飞了。

    华晓蓉脑袋“嗡”的一下,心里迅速琢磨一遍,到门边停下,盯着门锁看看,没有撬动过的痕迹,小偷是怎么进来的?不对啊!

    董强跑了出来,喊道:“晓蓉姐,进来进来,看这边。”

    华晓蓉又回了卧室,董强指着床的另一边,那里有个大铁盆,是房东留下的,不知洗澡还是洗衣服的,一直没用过,此时里面堆满了纸灰,还有股淡淡的烟熏味。

    华晓蓉蹲下去用手扒拉几下,灰渣里露出一些还没烧干净的钞票一角。

    董强瞪大了眼睛,也蹲了下去,捡起钞票角看了看,然后和华晓蓉对视一眼,都不由破口大骂:“这是谁干的啊?谁特么这么缺德!”

    “妈的,辛辛苦苦几十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这是哪个缺心眼的干的好事?”

    董强扯着嗓子骂了半天,好容易才冷静下来,华晓蓉想了想,问:“谁还有咱们房间钥匙?”

    华晓蓉说:“我也不清楚,房东租给我时,把钥匙都给了我,难不成她还有备用的?”

    董强说:“房东一般不会随意开门进租客的房间,会不会是以前的房客?”

    华晓蓉摇摇头,“应该不会,这房子里以前闹过鬼,那些被吓跑的房客哪里还敢回来?”

    “那……”董强忽然一拍脑门,“不对!这事儿有蹊跷。”

    “哪里蹊跷了?”华晓蓉问。

    董强说:“你想想,这是钱啊,不是废纸,什么样的人见了不带走,反而弄个大盆子,正儿八经的烧掉,这不是神经病吗?”

    “这……”华晓蓉想了想,往地下一瞅,忽然激灵一下,趴了下去。

    董强觉得奇怪,问:“你干什么?”

    华晓蓉招招手,指着地面,“你看!”

    董强跟着趴下去,斜着眼睛一看,只见地面上有一排零碎的奇怪脚印,因为地板颜色较暗,不仔细看真看不出来,问:“这是什么鬼东西?”

    这些脚印并不像人类的,只有三个脚趾头或者说是脚蹼,有点像大型的鸭子。

    华晓蓉没说话,沿着脚印慢慢跟了出去,董强一见连忙跟上。

    脚印走的是正门,门槛前后空出一段距离,像是穿门而入一样。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