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洛阳之子》: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四章 识别人性的历练

    天行兴趣盎然的操纵者飞车。二女这一旁窃窃私语,议论着怎么样过普通人的生活,去什么地方当普通人。李天来泰然自若的盘坐着,闭目修炼。飞车在一片静谧中来到了山神庙上空悬停不动。

    李天来睁开眼,和大家一起朝下面看去。这个时候已经是黄昏。整个山神庙范围内一偏萧杀。看来是荒废很久了。李天来说:“我们下去,就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让这里的香火重新兴旺起来。”

    有一个凡人踏入修行很难,有一个修行人回到凡人更难。李小双娜塔莎不知道李天来为什么要让自己封印修为,但是出于信任,二话不说就封印了修为,成为普普通通的凡人女子。天行有样学样,也将自己的灵气压制进丹田。不过,他习惯的将灵力散布到身体的每一部分,身体还是非常强悍的。李天来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有些事情,懵懵懂懂的反而更好。

    李天来也封印了自己的修为。一家四口就住在山神庙东侧的厢房,开始了凡人生活。由于当时建造的时候用料考究,做工精细,房子尽管多年无人打理,依然状况很好。打扫干净灰尘蛛网,雕梁画柱焕然一新。长期的修炼,使得二女早就忘记了凡人是怎样生活的。李小双和娜塔莎将房子收拾完,就和李天来一起商量,凡人生活都应该做些什么。李天来说,凡人生活,开门七件事儿,柴米油盐酱醋茶。无非就是吃穿用度。但是这些要用劳动换取。看二女还不明白,李天来说,你做饭需要的东西,是怎么来的?李小双说,是买来的啊。李天来问,买东西的钱是怎么来的?这下问住了。二女不知道钱是怎么来的。娜塔莎想了一想,说,在百花峰,是刻画浮空扳换来的。李天来继续问,刻画浮空板的材料是怎么来的?李小双说,是宗内给的啊。

    李天来开始上课。那些没有刻画浮空阵的板子,是原料。有人制作板子卖给七星宗,这是初级劳动;你们刻画阵图,把板子变成浮空板卖出去,是来料加工。买到浮空板的人,将浮空板安装到运输车辆上,使得车辆能运输更多货物,这叫精加工。

    我们住在这里,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穿衣。吃饭需要粮食蔬菜调和,做饭需要锅碗瓢盆柴火。这些东西我们要用钱去买。买东西要用钱。所以,作为凡人生活的第一步,就是要想办法挣钱。

    二女明白了,凡人生活万万离不开钱。不过说了半天,还说没说钱怎么挣。李天来看着二人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无奈的叹口气,算了,挣钱养家本来就应该是一家之主的事儿。女人就负责貌美如花吧。

    李天来知道如何挣钱。但是他才不会去做苦力,挣钱也要高大上。靠别人施舍发薪水不算本事,让别人心甘情愿的送钱给自己才算本事。李天来决定重新捡起来老本行:神医。

    凡人生活从衣食住行开始,于是李天来替大家买来普通衣服,自己化妆成一个年纪五旬的瞎子游医,天行扮作书童,带着神医游街串巷。李天来告诉大家,要特别注意观察人们对自己的态度,什么时候能够一眼就分辨出人性善恶,这次游历就及格了。天星问道,为什么这次历练目的是分辨普通人的善恶?李天来说:

    “在修炼中,要想不断进步,达到更高的层次,就保持内心的平静。你们的修为是我提升起来的,其中有一个很大的隐患,就是缺少人情世故的体验。其他人要想达到这个修为,没有数百年是不行的。这数百年的时间,他们会经历许多事情,包括见惯了悲欢离合生离死别,于是就能够保持心境平和,冷眼看世界。”

    “我想到的弥补方法,就是多多了解人性。修行者也是人,也要与人打交道,如果看不清楚人性,就会发生农夫与蛇的悲剧。 人性很复杂,短时间是没有办法看清楚的。为了方便认识,我把人性分成四个类别:快乐的人、不快乐的人、仁善的人、邪恶的人。对待这四种人要保持不同的态度。”

    对待快乐者,不断培养友好的态度。这会积极促进正面的积极的心性,能稳定头脑,带来内在平静。

    对待痛苦者,要努力觉察自己对于痛苦者的感觉,对痛苦者抱以同情和支持,这可以带来解脱和头脑的平静。可能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同情心,然而,当遇到周围有人生病时,却未必会将自己的同情心通过行为表达出来,甚至容易陷入相反的态度中,幸灾乐祸。

    对仁善者,应该培养快乐和善意。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善良的,能为家人、朋友和社会做很多的善事,但是没有做。而在他人做了这样的事情时,却很容易出现嫉妒和其它负面情绪。通过对自己内心的观察,找到自己的嫉妒和其它负面情绪,清除掉,然后快乐和善意就会自然到来。

    对邪恶者。在于别人的交往中还会遇到一些不诚实、残酷、刻薄、甚至邪恶的人。一道对别人有了这种感觉,就要注意保持距离。

    但是要了解人性,必须贴近观察,若是不封印修为,人们看见自己是修行中人,无不小心翼翼,恭恭敬敬,哪里会表露出本性来?

    第二天开始,李小双和娜塔莎开始上山采集药材,天行牵着父亲的手,开始了行医。李天来来到当初治疗不孕症的镇子,在一户人家讨了一张桌子,一只木凳,八尺长幡插在旁边地上。左侧写着“神医出世无病不治。”右侧写着“命有不同坐地起价”。

    不多时,就围拢上来一些好事的人。大家看着李天来,纷纷议论,这个老头真能吹,无病不治?要是真的来一个绝症,看他怎么收场?不过旁边的孩子挺可怜的。别的孩子都在父母的宠爱下快乐玩耍,他还得带着瞎眼到处讨生活。

    李天来想到很对。这个世界上最不缺少的,就是病人。最不可缺少的,就是医生。这个镇子只有一家小小的医馆,只能够处理一些头疼脑热的小毛病。遇到大病,要么去百里之外的大城,要么就等死。今天很巧,镇子里有一家猎户出去狩猎时被毒虫咬伤,开始是一条腿变黑,舍不得锯断,一天的时间下半身都黑了,医馆的医生看过后摇摇头,说已经没救了,准备后事吧。增长这时候听说镇子里来了神医,号称无病不治。雨水家人死马当作活马医,将猎户抬到李天来的桌子前面。顿时,看热闹的人都轰动起来,压迫看看这个神医是如何救命的。李天来精神之力扫过,知道这只不过是中毒而已。对普通人是不治之症,对自己是举手之劳。

    李天来抬起头,两只瞎眼茫然看着周围,开口说:“你们看到上面的字了吗?”说着一指左侧布幡。天行赶紧将他的手指拽住,转向右边的布幡。大家一看,些的是命有不同坐地起价。大家轰动了。这个老头敢要钱,那就是能治好啊。猎户妻子连忙点头:“看见了,我答应。”大家就看见这个瞎眼老头从一个小木箱子里取出一把小刀,亮闪闪的。找准病人心脏就是一刀。

    “啊!”大家吓得惊呼起来。谁都知道,心脏扎上一刀,就会立刻死掉。可是接着,看见病人没事,脸色反而变得有了血色了。老头有取出一把同样的刀子,递给旁边的小孩子:“你给他两条腿上开个口子。”这孩子接过刀子,不知所措。问道:“扎在什么地方?”老头说:“随便扎。流出血来就行。”这个孩子也很二,接连扎了几下,大家看到,猎户的两条腿立刻出现四五个刀口,流出黑色的血。孩子将小刀在病人衣服上擦干净,还给老头。

    在众目睽睽之下,刀口流出的血渐渐地变红了。猎户忽然大叫起来:“艾玛,疼死我了。谁在我腿上扎了口子?”说着就要坐起来。

    妻子大喜过望,赶紧摁住他,:“别动,你身上还有刀子呢。”

    猎户一低头:“艾玛,谁在我这儿扎刀子?这是要我的命啊。”一边说着一边还是老老实实的躺下。

    妻子对着李天来噗通跪下,感谢神医救命之恩。大家也纷纷赞叹不已。只见老头有伸出指头,在半空乱指。孩子抓住手,将手指对准坐地起价四个字。

    老头说:“救人一命,收费一千银币。”

    大家听到前半句,还以为后半句是“胜造七级浮屠”,没想到是“收费一千银币”,顿时就轰动起来。

    妻子为难的说:“我的家里贫寒,全部卖掉也不值几个银币。这怎么办?”

    老头不说话,手指还是定定的指着坐地起价。

    一个围观者不忿,大喊道:“老头,你救人一命是好事,高价收费就不对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