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嘘,瓶中有妖》: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竟敢训斥于她

    随后的几天里,献披甲上阵,接连打败了蚩尤的几名大将。共工自然跟随在她左右,只是每日出战之前,共工都会到附近的丛林中采摘新鲜的露水,将之亲手送给天涯。

    而献这一队每一次作战回来都会看到城门处等待着他们的柔弱身影,即便献未曾心动过也渐渐知晓:共工与天涯之间已暗生情愫。

    这一日,蚩尤及其属下闭门不出,据说是在紧急商讨对策,将军们大骂了一阵见对面毫无动静,只得返回。

    献于木屋下席地而坐,遥遥看向不远处在草丛间散步的共工与天涯,天涯看上去似乎丰盈了些,不知是缓过了惊吓还是共工所采露水的缘故。

    献不禁低笑了一声,共工此人粗心大意,没成想到了天涯这里倒是体贴入微,缘分当真奇妙。

    随即,献又想起了昆仑山上日日缠着共工的沐雪,呃......她虽不在其中,却感悟到有时缘分也会令人心伤。

    献想着:若是沐雪知晓了共工与天涯的事,指不定要怎么闹,幸好沐雪一直听从命令守在昆仑山。

    只是有些事情越是担忧越是发生,献动了动耳朵,她听到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部落之中很少有人靠近她的住处,更可况是如此轻盈的步伐,怕是沐雪到了。

    不一会,沐雪从木屋后侧转过来,见献早已面向她淡雅而立,便小跑过来古灵精怪眨着眼道:“每次想要吓吓你都会被你提早发现,许久不见,你站在这里是在等我么?”

    共工的事早晚都会被沐雪知晓,今日既然撞上了倒不如直接告诉她。

    献正思量着该怎么开口,沐雪已经扭过头颤抖着手指指向前方:“献,共工身旁的是谁?他们二人怎么如此亲密?”

    献随沐雪望去,只见共工正好巧不巧地替天涯理着鬓边碎发,而天涯则在微风中抿着嘴羞涩地笑。

    不等献开口,沐雪几个飞跃冲到了共工的面前,大声质问道:“共工,她是何人!”

    天涯素来胆小,登时脸色煞白倒退了一步,共工将天涯护在身后,拧眉道:“神女不是令你守护昆仑山,你怎的下山来了?”

    “呵,守护昆仑山?”沐雪冷笑道:“若是我不下来,还看不到你与她的郎情妾意呢!”

    沐雪双眼紧盯着共工身后露出半张脸的天涯,心想:倒是个柔柔弱弱会装可怜的。

    共工面色沉了几分,直白道:“沐雪,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他与沐雪之间并没有什么,为何要解释?

    沐雪愣了一瞬,接着心碎地一边大喊一边挥拳向共工打去:“与我无关?你竟然说你的事与我无关!”

    共工没想到沐雪的反应会这样激烈,却又不能还手,只得拉着天涯左右闪躲。沐雪一瞧共工与天涯交握的手更加气愤,由原先的赤手空拳变出一柄锋利的剑,挥剑直冲天涯而去。

    “沐雪,够了。”

    献及时赶到拦住沐雪的剑,沐雪将目光转向献,悲痛万分地将剑垂下:“献,连你也护着她,你明明知道我是爱着共工的......你明明知道的,可你却替他们隐瞒我......”

    献柔声劝慰道:“我知你爱慕共工,但我却无法掌控共工的心,沐雪听话,随我到木屋中冷静一下好么?”

    这几日献不是没有想过将此事告知沐雪,可正因为献知沐雪对共工情深,再加上忙于对战,她实在分身乏术。

    此时献心中有些愧疚,身在战场,她竟看重战事而没有早些返回昆仑山对沐雪说明。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手中长剑落地,沐雪声嘶力竭道:“这便是你瞒着我的原因么!”

    沐雪激动之下声音刺耳,木屋四周渐渐有人闻声靠来,为首的便是赤松子。

    听见脚步声,献不禁皱眉,拉起沐雪的手耐心对沐雪道:“不若今日我陪你回昆仑山可好,路上我们细谈。”

    沐雪挥手躲开献的触碰,目光在献、共工、天涯身上一一转过,冷笑道:“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可细谈的......”

    “放肆!”赤松子急急前来大喝道:“你虽是神身,但献乃是神女,怎能由得你如此无礼,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

    自从上次被献冷言相待,赤松子便一直与献保持着距离,却又克制不住的时时关注。

    战场上,赤松子始终寻着英雄救美的机会,怎奈献的不死不伤之体加上她自山间修炼出的精纯法力实在凶悍。倒是他,体内神力仍在流失,对起阵来愈加吃力。

    今日听得献的居处传来厉喝的女声,赤松子急忙赶来,作为未婚夫,他总要试着要神女知晓他的可靠。

    赤松子这一喝直接引得沐雪所有的情绪一齐爆发,沐雪含泪心伤道:“献,我陪伴了你整整一千年,而你至今仍站在那来历不明的女子身前。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我甚至以为终有一日我爱的会被我打动,可现在看来是我太过幼稚。我的身份如此卑微,怎能站在你们身旁!”

    说完,沐雪转身飞远,献立即想要去追,却被共工拦住:“神女,此事因共工而起,待共工去对沐雪说明。”

    共工后悔莫及,若是知道沐雪的脾气有这么急,起初他应该温言解释一番......

    天涯望着共工追随沐雪而去的身影,已然一副快哭了的模样,回眸对献俯身道:“神女,对不起......”

    她虽不知发生了何事,却也明白那女子生气的缘由是她。

    “此事与你无关,你不必心存歉意,”献揉了揉额角,“沐雪是我与共工的好友,你只需知晓共工今生认定了你便是。”

    这话是前一日献无意问起天涯,共工亲口对献所讲。既然共工去追沐雪,献得稳住天涯等到共工回来。若是天涯误会了共工与沐雪愤而出走,这件事情可就闹得更大了......

    献拉过天涯以免她多想,皱眉对身侧的赤松子道:“我待沐雪如同亲妹,你从哪里借来的胆子,竟敢当着我的面训斥于她?”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