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绝世傻妃:战神王爷嗜宠妻》:章节目录 第347章 死又何惧

    “该死!”眼见着不计其数的火矢朝着她们飞来,殷三娘咒骂了一声,又道:“丫头,赶紧拿上你的剑,跟我走!”

    “好!”

    一支支火矢扑面而来,所到之处,火苗肆意,浓浓滚滚。

    此时此刻,容浅止心中再也没有什么苟且偷生,鲜红的血液在她的身体里沸腾了起来,似要冲破血管,为战而生!

    她一把抓过紫霄剑,跟在了殷三娘的身后。

    “丫头,前面有个山洞,山洞里有条密道,沿着密道走,就可以下山,你先走,我帮你断后!”殷三娘说着,放慢了脚步,让容浅止先走。

    “不,婆婆,要走一起走!”

    “傻丫头,让你走,你就赶紧走……”

    殷三娘正说着,突然闷哼了一声,一支利箭被生生射入了她的胸口处,她直接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婆婆!”容浅止惊呼出声,就想奔过去,而就在这时,一道劲风狠狠地打在了她的身上,她被掀翻在地,一口血吐了出来。

    宁天佐和百里无尘这才现身,宁天佐把手中的弓交给了身后的陈永。

    陈永快步上前探了探殷三娘的呼吸,开口道:“师父,她已经死了!”

    宁天佐这才冷冷地扫了容浅止一眼,看向宁天佐道:“雪兄,容浅止就交给你了,我想,这一次,你一定不会再心软了。”

    “那是自然。”百里无尘慢慢走向容浅止,漆黑的眸子里再也没有半点怜惜。

    容浅止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拔出紫霄剑,猛地刺向了百里无尘,即便是死,也要拼上一拼。

    百里无尘对容浅止有几斤几两还是很清楚的,他站着没动,待剑将近他面门的时候,他猛地一挥手,砰,容浅止再一次被掀翻在地,一口血喷了出来。

    “容浅止,你只要几年的内力,没有内力,你的这些武艺就是三脚猫的功夫,你还想跟我动手吗?”百里无尘幽幽地开口。

    容浅止把剑抵在地上,又挣扎着站了起来,她开口道:“对,我会拼尽我最后一口气!”

    “你倒是很有骨气。”百里无尘眯了眯眼,又道:“你若跪下来求我,说你错了,我可以不杀你。”

    “雪兄……”

    宁天佐不悦地开口,但百里无尘快速打断了他的话:“我自有计较。”

    “好,但你不要忘了,留着她就是一个祸害!”宁天佐攥了攥拳头,容浅止是他的外甥女又如何,谁叫她知道的太多了,无论如何,今日都要杀了她!

    “百里无尘,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你也配我给你跪下,你算什么东西!”容浅止讥讽地开口,她愿站着死,也不愿跪着生!

    “好,很好!”百里无尘咬牙切齿:“容浅止,去死吧!”

    眼看着百里无尘挥向自己一掌,容浅止并没有躲闪,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躲闪了,她能站着,也仅仅靠她的意志力罢了。

    死又有何惧?

    而就在这时,原本已经“死”了的殷三娘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带上容浅止,瞬间消失无踪。

    “无影术!”宁天佐恼怒不已:“该死的疯婆子,她竟然给我装死!”

    百里无尘拧着眉,想了想道:“殷三娘说这山上有条密道通往山下,她们应该是逃到密道里去了,这样,我带人去找密道,沿着密道追,你带人到山下拦截,你看如何?”

    “好!”

    殷三娘带着容浅止进了密道,合上石门后,便瘫倒在了地上。

    “婆婆,您怎么样了?”容浅止想把殷三娘扶起来,奈何她身受重伤,没有半点力气。

    “丫头,我快不行了……”殷三娘挣扎着坐了起来。

    “不会的!”容浅止鼻子一酸:“婆婆,您要坚持住,凌幽绝快回来了,您一定要坚持住!”“我等不了那么长时间了……”殷三娘喘息着开口,她挣扎着挪了挪身体,坐到了容浅止的身后,又道:“丫头,坐好,我快死了,我把我的五十年功力传给你,你帮我杀了

    宁天佐……”

    “婆婆……”容浅止眸中覆满了雾气,她咬着唇点了点头:“您放心,我一定帮您杀了宁天佐!”

    “好,凝神静气。”

    “嗯。”

    殷三娘把她的功力全部传给了容浅止,容浅止受伤的筋脉得以极快的速度修复。

    半个时辰后,殷三娘传完最后一丝功力,瘫倒在了地上。

    “婆婆!”容浅止跪在她的身旁,托起她的上半身,泪水快速滴落了下来。

    殷三娘气若游丝:“丫头……阿绝是个……是个可怜的孩子,帮……帮我好好……照顾他……”

    “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一定对他好!”容浅止使劲点了点头,泪如雨下。

    “还有,告诉你……外祖父,让……让他……不用再……躲着我了……”

    “好,我一定告诉他!”

    殷三娘笑了,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婆婆!”

    ……

    待宫漠寒和慕容邪赶到竹林的时候,小竹楼已经烧成了废墟,宫漠寒脸色一白。

    “漠寒,止止不会有事的,我们先四处找找。”除了到处是烧焦的痕迹,地上并没有尸首,慕容邪推测容浅止和殷三娘他们应该藏在了什么地方。

    宫漠寒艰难地点了点头,和慕容邪开始寻找容浅止的踪迹,不想却遇上了百里无尘。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原本,百里无尘心中也很恼怒,足足半个时辰,他竟然都没有找到那个山洞,真是该死!

    “百里无尘,止止呢?”宫漠寒一个飞身来到了百里无尘的跟前,衣袂翻滚,冰冷的凤眸中杀气腾腾。

    “死了,我已经把她杀了,扔到江中去了。”百里无尘自然不会告诉宫漠寒他也在找容浅止,勾了勾嘴角道。

    宫漠寒自然是不信的,他眯了眯凤眸:“百里无尘,今日本王就把你千刀万剐,扔到江中喂鱼!”

    “是吗?”百里无尘可不认为自己不是宫漠寒的对手,他们至多也是打个平手而已。

    “那是自然,本世子向来最喜欢以多欺少!”慕容邪突然现身。百里无尘一惊。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