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他在聚光灯下》:章节目录 春天该很好,你若尚在场13

    被沈南回推倒在沙发上的那一瞬间,知秋就后悔了。

    早知道会这样的话,她肯定就不洗澡换衣服了……她身上有螺蛳粉的味道的话,沈南回肯定是不会碰她的。

    倒不是她清高不想让沈南回碰,其实他们两个人结婚两年了,发生关系的次数早就数不清了,一次和几次真的没什么区别。

    但是今天她不太想做,因为他们闹了不愉快。

    她现在就想快点儿把这件事情搞清楚,真的不明白沈南回为什么突然这么反常。

    “不要这样了吧?”知秋小声提醒他,“你先告诉为什么生气行不行?”

    她真的很想弄明白原因,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沈南回现在什么都不说,搞得她非常茫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哄他。

    没错,是哄。

    他生气的时候就像个孩子,要哄的。

    “你还问我?!”沈南回咬了咬牙,“以后少他妈跟不三不四的人出去吃饭。”

    知秋:“……”

    他的意思是,莫南望是不三不四的人?

    这种说法有点儿过分了吧。

    “她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你放心吧,她人品很好生活作风也很好,我们大学的时候是一个寝室的,住在一起那么久……”知秋下意识地就为莫南望辩解。

    她就不明白了,沈南回光是听她说了一句一起吃饭,怎么就能对莫南望产生这么大的偏见。

    知秋不知道的是,她越是替莫南望说话,沈南回听了就越是窝火。

    哟呵,这是骂了她喜欢的女人,心疼了?

    之前不管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反驳、质疑,现在倒好,为了这个女的要破几次例?

    沈南回做梦都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情敌竟然是个女的。

    艹,说出去真的要笑死人。然而知秋完全不知道沈南回为什么生气。

    难道是因为……螺蛳粉?

    “对不起啊,我以后尽量不吃螺蛳粉了,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讨厌……”

    “陆知秋。”沈南回突然打断她的话,整个身体压在她身上,一手捏住她的下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这眼神和平时还不太一样,具体多了些什么,知秋又说不上来。

    被沈南回这么看着,知秋头皮有些发麻。

    “……嗯?”她尽量让自己忽略沈南回的目光,“什么事情?”

    “你当初为什么嫁给我?”这是沈南回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知秋显然也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听完之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为什么嫁给他?真实的原因,他会想听么?

    知秋正认真思考的时候,沈南回已经不耐烦了:“快点儿回答。”

    “可以实话实说吗?”知秋问他。

    沈南回:“随你的便。”

    知秋舔了舔嘴唇,“是陆家人逼我的……因为那个时候陆家的公司好像出了问题,需要帮助,正好你爸妈比较喜欢我,所以他们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知秋说的这些,沈南回都清楚,当初陆振云那么费劲儿地想把知秋退给他,他也知道。

    “那你呢?”沈南回换了一种提问的方式:“你个人是什么感觉?”

    知秋:“……”

    她个人的感觉?

    沈南回什么时候这么关注她个人的感觉了?

    “其实……你挺好的。”知秋想了半天,觉得沈南回大概是想听她说好话,于是就硬着头皮夸他了:“我觉得我们结婚之后,挺好的。”

    但是,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夸沈南回,毕竟这段婚姻摆在那里,他们两个人是真的……没什么感情在。

    要夸,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沈南回当然能听出来她夸得有多勉强,刚才她说那个女的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子了。

    真他妈地窝火。

    沈南回恨不得这会儿直接把她在沙发上办了,但是一想到她可能喜欢女人这件事儿又觉得膈应得不行,最后还是松开她了。

    然后,他一个人发脾气,转身上了楼。

    知秋:“……”

    完全不知道他发脾气的点在哪里。

    难不成是跟左晗吵架了?

    想想,好像也只有这种可能了。

    **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着,沈南回和左晗隔三差五就会上新闻。

    最近几个月,沈南回身边除了左晗之外都没再出现过别的女人。

    他们“一家三口”被媒体拍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而且照片也非常清晰。

    基本上都是沈南回和左晗带着eric吃饭,或者是去幼儿园接孩子之类的。

    反正,看起来就非常和谐。

    最近这段时间沈南回回家的次数也很少,不过这并没有对知秋产生什么影响。

    甚至,她还有些庆幸。

    沈南回之前虽然在外面传绯闻,但是绝对不会这么长时间不回家。

    这次这么久不回来,足以证明他对左晗是不一样的。

    既然他们两个人感情这么好,他应该是会给左晗一个交代的。

    那么,他们离婚的事情也应该差不多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知秋想象中的那么顺利。

    沈南回和左晗的事儿,陆振云和苏芷自然也听说了。

    这次新闻里渲染报道的,和之前那些逢场作戏的网红是完全不一样的。

    作为旁观者,都能感觉到沈南回是用心了。

    苏芷有些担心知秋,于是给她打电话确认这件事情。

    苏芷特意挑在了周五晚上给知秋打电话。

    知秋刚刚忙完手头的工作,就接到了苏芷了电话。

    接起电话后,知秋叫了一声:“妈。”

    “知秋,下班了吗?”苏芷并没有直接询问她事情。

    知秋“嗯”了一声,“刚下班,怎么了?”

    苏芷:“那你回家一趟吧,你都好久没回来了。”

    苏芷这么一说,知秋也才想起来,自己确实是挺长时间没回去了。

    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一辈子都不回去。

    但是没办法,苏芷还在陆家,她就必须回去。

    知秋答应了苏芷的要求,然后收拾东西下班,开车回到了陆家。

    知秋停车的时候,正好碰上了陆晓夏和叶明。

    陆晓夏看到知秋之后向来都没什么好脸色,这次也一样,免不了就要冷嘲热讽几句。

    “哟,这是被扫地出门,想起来自己是陆家人了?”

    陆晓夏最近看了不少沈南回的花边新闻,越看越觉得知秋要被扫地出门了。

    她本身就看不爽知秋,这次她回来了,当然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羞辱她一下。

    知秋没理会陆晓夏,她一向这么无聊,她已经习惯了。

    扫了她一眼,知秋就进门了。

    知秋进来的时候的,苏芷已经准备好晚饭了,看到她回来,苏芷马上招呼她去吃饭。

    结果,没一会儿,陆晓夏和叶明也回来了。

    看到他们两个之后,苏芷同样热情地招呼:“晓夏和叶明也一块儿来吃饭,今天晚饭我做了很多菜!”

    “嗤,这不是你应该做的?”陆晓夏翻了个白眼:“不就是因为你女儿今天回来了才这样么,劝你还是不要随便邀功请赏了,看了恶心。”

    陆晓夏对苏芷的态度一向是这样,苏芷听完之后,表情略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这些变化,知秋都看在眼底。

    没多久,陆振云也回来了。

    坐在餐桌上吃饭的时候,陆振云当着全家人的面儿问起了知秋和沈南回的感情状况。

    他的表情很严肃,像是在指责。

    “最近南回怎么这么多花边新闻?那个男孩是他和那个女人的私生子吗?”

    陆振云在这方面是非常有危机感的。

    虽说现在公司已经成功度过了难关,但是沈家这棵大树还是要靠着。

    陆振云之前还在想,让知秋赶紧要个孩子,要是生个男孩,她在沈家的地位就彻底巩固了。

    对于陆振云的质问,知秋表现得很平静,“我也不清楚。”

    “不清楚?!”陆振云提高了声音,“他是你丈夫,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危机感?难道你想看着那个女人取代你的位置?”

    知秋没说话,她内心巴不得左晗取代她的位置呢。

    “男人是要靠哄的,你这每天忙着工作,估计也没时间给他洗衣做饭,我看你还是趁早别工作了,待在家里做你的全职太太,沈家又不是养不起。”

    陆振云苦口婆心地教育她,“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跟南回要个孩子,这样一来他在外面怎么玩儿都不会影响到你的地位。”

    这种话知秋早就听得习惯了,她其实也蛮佩服自己的脾气,如果换个人,大概要摔筷子了。

    知秋没回应陆振云的话,她吃了一口菜,扭头看向苏芷:“这个挺好吃的。”

    “好吃就多吃点儿,等会儿我做一些给你带着!”苏芷到底还是心疼知秋的。

    于是乎,这个话题就这样略过了。

    ………

    吃完饭,知秋留下来和苏芷一起收拾厨房。

    自从她跟着苏芷回到陆家之后,家务活一直都是苏芷在做。

    不仅如此,她还要每天面对陆晓夏的各种挑衅,以及陆振云恶劣的态度。

    有时候,知秋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坚持这样的生活。

    难道就是为了给自己年轻时候的感情一个交代吗?

    陆振云这样的人,哪里值得她如此付出?

    “知秋,你和南回的感情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

    这个问题苏芷之前就一直想问了,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不方便,现在厨房里只有她们母女两个人,她才敢开口问。

    感情?听到这两个字知秋笑了笑。

    她摇头:“没什么问题,挺好的。”

    知秋是她一手带大的,苏芷自然能看出来她话的真假。

    这个态度,分明就是在敷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母女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开始变得不纯粹了。

    仔细算算,好像就是从她和沈南回结婚之后开始的。

    这两年她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也鲜少给她打电话沟通,偶尔她打电话过去,知秋也只是随口敷衍几句,不会和她深入聊任何事情。

    这些变化,苏芷都是能感觉到的。

    想到这些事情,苏芷轻叹了一声,“知秋,妈知道你还是在怪我。”

    “没有。”知秋摇了摇头。这是她一贯的回答。

    苏芷:“当初……我也是没办法。是我太自私了,让你承受了本不该承受的东西。”

    知秋没说话。

    其实苏芷跟她道歉的次数不少了,但是她仍然不知道怎么回应。

    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是马后炮,不如不说。

    “没什么,都过去了。”知秋深吸了一口气,一边洗碗,一边询问她:“妈,你觉得你现在过得好吗?”

    每天要面对陆晓夏的刁难,还有陆振云的各种要求,她真的过得好吗?

    其实从十八岁回来陆家之后,知秋就没长时间在陆家生活过。

    但就算时间很短,她仍然能感觉到这个家里不和谐的气氛。

    在这个家里,苏芷里外不是人。

    她要被陆晓夏冷眼相待,被陆晓夏刁难,而陆振云从来都不会为她出头,她一直都是忍着过来的。

    有时候,知秋真的很佩服她,竟然可以忍这么长时间。

    “你放心,妈挺好的。”苏芷笑着点了点头。

    知秋看着她的笑容,觉得很悲哀。

    果然啊,生活这种东西,如人饮水。

    她认为苏芷过得不好,但是她乐在其中,好像这就够了吧。

    知秋觉得,自己大概是操了闲心。

    所以,她没有再接话。

    苏芷见知秋不说话,又和她说起了沈南回的事儿:“知秋,妈觉得你爸刚才提的建议挺好的,你和南回赶紧要个孩子吧,这样对你们都好。”

    看吧,她还是和陆振云站在一条战线上的。

    她和沈南回要孩子吗?

    这件事情想想都觉得很可笑啊。

    她不喜欢沈南回,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

    而且,他们都认为,只要生个孩子就能绑住沈南回了?

    这种想法未免有些太天真。如果沈南回真的想离婚,就算有十个孩子都绑不住他。

    “我暂时没有要孩子的打算。”知秋没有躲避这个问题,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知秋,其实——”

    “妈,你还不懂吗?”知秋打断了苏芷的话,“如果一个男人不想要你,就算你生十个孩子都留不住他。这一点,你不是应该深有体会吗。”

    听完知秋的话,苏芷沉默了,脸色非常难看。

    知秋的话,正好戳到了她的痛点。

    没错。

    当初她生了知秋,陆振云也没有离婚娶她。

    如果不是他的正牌妻子生病去世,她大概这辈子都没有机会。

    苏芷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看到她这样子,知秋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重了一些。

    “对不起,妈,我没那个意思。”知秋主动开口和苏芷道歉,“我只是想说,孩子并不能留住男人。”

    苏芷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于是接下来,母女两个人沉默地洗完了碗。

    **

    结束之后,知秋也没在陆家多待,开车回去了。

    她对陆家厌恶到什么程度了呢?

    宁愿去沈南回那边,都不愿意在这里继续待着。

    知秋本以为沈南回不会回来,结果她回去洗完澡躺在床上之后,沈南回进了她的房间。

    他醉醺醺的,应该是喝多了。

    上床之后,就开始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知秋没拒绝,一动不动地躺着,闭上了眼睛。

    她比谁都清楚,这种时候挣扎只会让他更兴奋。

    这种事情如果得不到回应是非常无趣的。

    虽然知秋平时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回应,但是至少不会像今天一样。

    沈南回摸了一会儿,身下的人一动不动,他瞬间就没有兴致了。

    像是被人泼了冷水。

    沈南回从知秋身上起来,冷笑了一声。

    知秋本以为他会一鼓作气做下去,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停下来了。

    听到那一声冷笑之后,知秋睁开了眼睛。

    然后,正好和沈南回四目相对。

    沈南回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老子就没见过像你一样无趣的女人。”

    知秋没说话。沈南回说过的难听话多了去了,她承受力已经被锻炼出来了。

    “陆知秋,你就是一条死鱼。”这种时候她不说话,只会让沈南回更加生气。

    他生气的结果就是,说出来的话也更加难听了。

    对一个女人说这种话,是真的挺伤自尊的。

    不过知秋可以忍。

    她深吸了一口气,对沈南回说:“你喝多了。”

    沈南回冷笑了一声,“老子现在比谁都清醒。”

    知秋:“……”

    好吧,那是她说错了。

    但是她不明白啊,他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怎么回来就发脾气呢?

    刚才她又没有拒绝他,难道还不够么。

    之前她在这方面也没有多热情啊……

    不过想想,也可能是沈南回腻歪了吧,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儿。

    “看到你就倒胃口。”沈南回一脸嫌弃地从知秋身上起来,然后离开了她的卧室。

    沈南回走以后,知秋松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这样也挺好的,本来她跟沈南回发生关系内心的情绪就会比较复杂,现在沈南回主动叫停,她也很高兴。

    于是,这天晚上就这么过去了。

    ………

    早上醒来的时候,知秋一下楼就听到了沈南回给左晗打电话调情。

    老天作证,她真的没有故意去听,但是沈南回的声音确实挺高的,而且那语气,人不注意到都难。

    知秋一听他说话的内容,就知道是在跟左晗通话。

    看起来他们两个人最近感情特别好。

    知秋有点儿欣慰。

    昨天晚上闹了不愉快,知秋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沈南回打招呼,所以干脆就没说话,趁着她和左晗打电话的时候出门儿了。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但是她不想呆在家里,所以就去找纪年玩儿了。

    在纪年那边呆了一天,一直到晚上才回去。

    回去的时候,沈南回已经不在了。

    知秋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周末大概也不会回来了。

    事实证明知秋想的是对的,沈南回确实是没有回来。

    所以,周末一整天她也没出门,在家睡了一天。

    紧接着又到了工作日,早晨开会的时候,知秋又被安排去了青城出差。

    她对出差也没什意见,接到安排之后就开始准备了。

    这次出差的节奏不会很快,她应该可以空出来时间和莫西辞见一面。

    这段时间,他们两个人基本上就是用微信联系的,打电话都很少。

    开完会,知秋拿出手机来给莫西辞发了一条微信。

    知秋:我后天去青城出差。

    消息发出去没多久,莫西辞就回复了:几点的飞机?我去接你。

    知秋:不用啦,跟公司的人一起去,等我到了联系你吧。

    莫西辞发了一个坏笑的表情,问她:是不是想我了?

    知秋:嗯。

    在莫西辞面前的时候,她从来不会吝啬撒娇,也不会把自己最直观的感受藏着掖着。

    莫西辞:那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你最喜欢的芝士蛋糕还有那家烤肉。

    知秋:那我大概要胖个四五斤。

    莫西辞:胖胖的好啊,我怀念你以前的婴儿肥。

    看着莫西辞发来的消息,知秋嘴角勾起了笑容。

    她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可以说是少女心十足。

    旁边的同事难得看到知秋这样子,于是笑着调侃她:“你这是看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少女心?”

    经过同事这么一提醒,知秋也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表现得有些失态了。

    于是,她迅速收起笑容,继续工作。

    ………

    很快到了周三。

    周三一早,知秋就赶去机场了。

    坐车去机场的路上,知秋又看到了沈南回和左晗的新闻。

    新闻里说他们两个人昨天晚上去酒店开房寻刺激,还配了照片。

    照片拍得挺清晰的,照片上面,他们两个人确实是勾肩搭背搂在一起的,看着别提多亲热了。

    知秋看了一下,评论区又是一堆人在心疼她的。

    好像每次沈南回出这种新闻,评论区都会有人心疼她。

    知秋觉得这些人还挺可爱的。

    **

    同一时间,沈南回和左晗也在看新闻,下面的评论,左晗也看到了。

    看到这些评论之后,左晗笑着对沈南回说:“你瞧瞧,为了配合你,我现在都变成破坏你们幸福生活的小三儿了。评论区都在骂我不要脸,顺便心疼知秋。”

    沈南回冷哼了一声,“她有什么可心疼的。”

    从头到尾,她根本没被这件事情影响到好吗?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