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罗马尼亚雄鹰》:章节目录 第260章 疯狂的走私

    革命的气息还没有巴库弥漫开来,不过在巴库的官员早已对圣彼得堡的情况早就了解透彻。不过这并没有让这些官员有所警示,反而更加疯狂,谁都想在大厦将塌的时候多捞一笔然后远走高飞。

    所以作为著名的走私商人,波波喏夫在巴库现在非常受欢迎。在巴库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你有物资或者钱,就能和波波诺夫做生意。

    所以在巴库城里波波诺夫专门开了一个贸易公司,泰格贸易公司就是波波诺夫为高加索地区所准备的。在这家贸易公司内波波诺夫请了几个职员维持公司的经营,然后在郊外多克斯区,他专门营建了一个销金库从世界各地拉来不少美女,而且还准备不少美酒从实这里。所以这两年波波喏夫在巴库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维里科夫局长,你们的那批货我要了,还是按照之前的价格。”

    在私人俱乐部的一个秘密房间内,波波喏夫搂着一名带有中东风情的美女。对身旁同样搂着一名穿着暴露的金发美女的高加索内务局的维里科夫局长讲到。

    维里科夫局长一手拿着酒杯,一手在身边女人身上摸索,他半眯着眼睛讲到。“价格方面少了点,要知道我手下的人也要吃饭。”

    面对维里科夫局长的要求,波波喏夫笑着讲到。“是我考虑不周,不能让局长手下给饿着。这样吧,我再加15%的价格,算是对局长阁下的交代。”

    波波喏夫的话让维里科夫局长睁开了眼,笑着说到。“我很喜欢你的爽快,不愧是高加索最为爽快的商人。那么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我会让手下准备货物等着哦。”

    波波喏夫将女人赶到一边,坐在维里科夫局长身边举起酒杯对其讲到。“愿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波波喏夫在陪着维里科夫局长继续喝了两杯就退了出来,至于维里科夫局长在里面怎么胡搞这他就不管了,反正又不会有事。

    波波喏夫回到自己办公室,将维里科夫局长的事告诉了自己助手阿纳托利。他这位助手也是和他一样来自罗马尼亚,过来是为了缓解他一个人所承受的压力,其中有没有监察的意思,相信波波喏夫自己也清楚。他这头使用的资金太大,如果没人监管那才是奇闻。

    带有监察含义的助手有点不满的抱怨起来。“该死,这位维里科夫局长每次卖的东西都比其他要贵上两成。这次更贵,他难道想引起所以人的不满吗?”

    面对助手的抱怨,波波诺夫劝解到。“好了阿纳托利,只要内政部能够保护我们运送货物的线路安全,这都不算什么。就当我们为内政部付出的辛苦费。”

    在波波诺夫心中,将维里科夫局长拉下水保护走私生意,算得上是他这两年最为得意的一件事。在之前维里科夫局长时不时要找他们的麻烦,不管是他们送礼还是使用美人计等方法统统不见效果。

    最后还是打听到维里科夫局长有一位患有先天疾病的儿子,波波诺夫专门从英国请来一位非常著名的医生为其诊治。同时将其儿子以休养的名义送到了美国,一同被送过去的包括其妻子和亲戚一大家子,这才让维里科夫局长终于加入其中。其中花费的精力和费用不在小数目,不过一切在维里科夫局长同意加入后都变得值得。在维里科夫局长加入的当月,通过铁路运输的石油就从3万吨变成了6万吨。

    不过在缺少了亲人牵制后,其贪婪好色的本性也是飞快的暴露出来。据波波诺夫所知,在其家人离开后的短短一年半时间中,维里科夫局长就找了两个秘密情人,不过好像有一个是死刑犯的女儿。

    而且维里科夫局长还经常将内务局缴获的物品卖给波波诺夫,其中不乏有其他罗马尼亚走私商人被截获的商品。不过维里科夫局长的商品那都是必须高价购买,普遍都是提高10-15%的价格。而为了各种便利波波诺夫也是认下其的举动,不过这次要价达到30%也让波波诺夫感到有一丝奇怪,尽管这个价格是波波诺夫自己开的。

    在波波诺夫考虑为什么维里科夫局长会提价的时候,自己秘书走了进来。

    他一进来就对波波诺夫讲到。“先生,我听到一个消息,圣彼得堡要派人过来查看巴库。”

    秘书的话将波波诺夫大为吃惊,他拉过秘书问道。“你仔细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波波诺夫的反应,知道不少的秘书当然明白自己老板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反应。“老板,听说是临时政府特意委派专员过来。”

    波波诺夫已经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失态了。于是他放开秘书平复一下心情问道。“还有吗?”

    知道自己老板再问什么,秘书恭敬的回答道。“目前就只有这些。”

    波波诺夫对秘书讲到。“你先去准备车,我待会要出去。”

    在看着秘书出去后,波波诺夫对助手讲到。“阿纳托利,你继续处理现在手上的事,另外在巴统的米德尔克也需要请求协同帮助我们。”

    助手阿纳托利点头讲到“没问题,我一会就去发电报给米德尔克,手上的事我会很快处理掉。”

    “好吧,谢谢你了阿纳托利。”

    “不用客气。”

    波波诺夫在穿戴好外出的衣服后准备出门了,不过在打开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停了下来,他转头对阿纳托利讲到。“这次我先去打探一下消息,如果有什么其他情况,要记得随时告诉我。这次我总感觉圣彼得堡这次派人有点来者不善。”

    “你有什么消息吗?”

    “没有,这只是我的直觉,可能只是我的错觉。”

    波波诺夫说完后,大步走出了门,他现在要去消息灵通的市长彼得诺维奇处,打探一下这个消息的具体情况。

    ps:馒头在这里提前说一句,这月我要码20万字,这算是最后一搏.要是依然不够生活,只能去打工。另外说一下上月我更新12万字,到手2400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