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画魂》:章 节目录 第六百九十三章 十世轮回9

    “小薇,对不起,我来晚了。”一个让白薇魂牵梦萦了一个月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白薇先是一愣,随即急急扭过头,果然看见她心心念念的齐世杰正站在她的身后。他还是那一身黑衣,只是脸上蒙着的黑巾已经被他自己摘了下来。

    “阿杰?阿杰真的是你吗?”白薇心中激动,也顾不得矜持不矜持,一下子就站起身来扑进了男子的怀里。

    齐世杰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主动吓了一跳,随即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意,紧紧的抱住了她。

    “阿杰,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来了。我还以为你改变了主意,不愿再与我这个青楼女子有什么瓜葛。我更担心的是你的伤,我怕你又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我怕我以后都没有机会见到你了!”白薇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喃喃的诉说着自己的思念与担忧,生怕今日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说了。

    齐世杰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安慰道:“傻瓜,我能有什么事?我之所以离开这么些日子,是因为……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什么?”白薇感觉自己的心跳忽然就漏一拍,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双眼。

    齐世杰勾了勾嘴角,微笑道:“小薇,你知道吗?那日离开之后我便一直想着你,一开始我以为我只是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助你重获自由。可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那样,我不是因为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才想让带你离开这烟花之地,我是……我是因为喜欢你。我想娶你为妻,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

    “阿杰……你,你说的可是真的?”白薇的眼眶瞬间湿润,她简直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胜酒力出现了幻觉。

    “当然是真的!”齐世杰重重的点了点头,“小薇,我想娶你为妻,你愿意跟我走吗?”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阿杰,这些日子我也天天都在想你,想着你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天涯海角,我们去哪里都可以。哪怕只是过着一贫如洗的日子,我也愿意和你在一起!”白薇激动得泪水连连,将头埋进他的胸膛嘤嘤哭泣了起来。

    见这个女子居然和自己一样激动,齐世杰心中的大石总算是落了下来。他抚了抚白薇的头发,喃喃说道:“小薇,再给我一点时间,我很快就能带你走了。”

    “还要等?”白薇不解的抬起头来看他,“我对这里没有任何留恋,甚至连东西都不必收拾,我今夜就可以随你离开,为什么还要等呢?”

    齐世杰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日我离去之后先是找了个安全地方养伤,伤势没什么大碍了之后我本来想立刻来这里找你将你带走。不过谨慎起见,我在来之前特意去打听了一下盈香楼的背景,结果……”

    见齐世杰迟疑,白薇有些不安起来,“结果怎样?”

    “结果我发现,盈香楼背后真正的老板是当朝一品大员秦刚,不止盈香楼,都城的赌坊、酒庄许多营生都是他在背地里操控的。”齐世杰蹙眉道。

    “秦刚,姓秦……?”白薇也蹙起秀眉,略一思索后骇然明悟,“难不成……那个肥头大耳的秦公子和他有什么关系?”

    齐世杰点了点头,“他是秦家的旁系,虽说不如嫡系的后辈那么受宠,但也足够他打着秦刚的名头在外面作威作福了。”

    “那可如何是好?那个秦公子从一开始就对我不怀好意,我想躲都躲不及。依我猜测,王妈妈为了巴结他,怕是早就暗地里将我卖给他了。再过两个月便是我十八岁的生辰,不管我愿意不愿意,花魁大赛我都必须要参加。然后……然后……”白薇一张俏脸满是惊慌与不安,她虽然总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淡漠模样,但是这烟花之地的规矩她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就是因为清楚这些规矩,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她才愈发的不安起来。她不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卖给一个陌生人,她不想去伺候那些毫无感情可言的男人。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这段时间才没有来,我不是带不走你,但是我不想带走你之后让你每天都跟我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我要替你赎身,让你正大光明的走出这个地方。”齐世杰握住她因为焦灼而有些颤抖的手,目光坚定的看着她。

    “什么?你要替我赎身?”白薇愣住了。要知道像她这样的清倌人想要赎身基本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的有价,那也只能是那见钱眼开的王妈妈漫天要价。

    齐世杰点了点头,“我找人问过了,想要赎你出去需要一万两银子。我现在……还没有这么多钱,但是很快我就能攒够这一万两赎你出去。从此之后我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在一起了。”

    “一万两……”白薇瞪大了眼,这个价钱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个无法想象的数字,可眼前这个男子居然告诉她,他很快就能攒够?

    白薇心中忽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警惕的问道:“阿杰,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去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否则……这一万两银子,要猴年马月才能赚来?”

    齐世杰搂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笑道:“傻姑娘,我在江湖上飘荡了这么多年,做的事情没有不危险的。以前只是为了填饱肚子,从来没想过明天会怎么样。而现在不同了,我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以后。”

    “阿杰……就没有别的办法吗?我好担心你,我好怕你会遇到什么意外。如果为了替我赎身而必须置你于险境,我宁愿……”

    然而白薇的话还没有说完,齐世杰却忽然抬手抵在了她的唇上,他将头压低靠近她的脸,轻声道:“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自己。我还要照顾你一生一世,我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让自己死掉呢?”

    他的脸离她这么近,他的呼吸喷洒她的脸颊上,温热温热的,他的手指抵在她的唇上,让她忍不住羞红了脸。

    暧昧的距离让这个本就不算大的房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心跳声逐渐清晰之时,白薇听见面前的男子情不自禁的轻赞了一声:“小薇,你……真的好美……”

    然后,抵在她唇上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取而代之是男子温热的唇瓣。

    如果没有这么一个吻,也许白薇还能够被哪位达官贵人赎回去做个小妾,即便无法和心头所爱相伴终老,她也能衣食无忧的度过余生。

    可是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如果”,情之伊始总是如胶似漆的,恨不得日日缠绵才好,一个月牵肠挂肚的日子,让白薇这个身处烟花之地冷眼看尽多情与薄情的专情女子决定抛弃所有的矜持,放任自己妄为一回。

    不是这一夜的酒太醉人,而是白薇已经做好了生死相依的准备,她要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都给他。

    不多时,两人的衣服落了一地,交叠的,纠缠的,就上床榻上隔着床帷隐约可见的两个人影。

    光幕之前的苍无念不知怎的心口便突然抽痛起来,好像有人拿着匕首狠狠的扎入了他的心窝,还嫌不够,又狠着劲儿拧了一圈,让他疼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喉头一甜,一丝血水便顺着他的唇角流了出来。

    好半晌之后,他木然的抬手抹去嘴角血迹,眸中不自觉的流露出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哀伤,喃喃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难过?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似是这样的折磨只是个开始,光幕中的画面忽然模糊闪烁了一阵,再清晰时已是花魁选举之日。

    那一夜春宵之后,齐世杰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白薇的心从一开始的期盼渐渐变成了担忧,最后演变为绝望。

    而她一心期盼的能救她于水深火热的爱郎其实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身首异处了。为了赚到足够的银子替她赎身,齐世杰接的都是最危险的任务,因为只有这样的任务赏金才高。

    那是最后一个任务,只要完成,齐世杰就能攒够整整一万两银子。可是上天没有怜惜他们这对有情人,他死了。

    然而白薇并不知晓这一切。她只知道,花魁大赛要来了,而她却没有初夜可卖,不仅如此,她还怀了他的孩子,他却没有来找她。

    她不负众望的成为了当之无愧的花魁,也不负众望的被卖出了一个天价。

    然而这一夜她就像一个木偶一般,被送入了一顶华丽的轿撵,抬往秦府。

    那个猪头般的秦公子果然一掷千金买了她,不仅买了她的“初夜”,还赎了她的身。从今夜起,她就是他的妾。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无论她如何反抗如何不愿,她还是被那姓秦的猪头给强

    暴了。而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的事情也立刻就暴露了出来。

    这秦公子花了那么钱买来的却是个已经被别的男人开过苞的所谓“清倌人”,自然是恼羞成怒。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