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战气凌霄》:正文 第4303章 登门造访

    抓住了一名盔甲怪物后,陆天羽几人自然不敢停留,当下便离开了此地。

    而就在他们离开的同时,先前逃走的那名盔甲怪物再次折回,只是这一次,他的身后多了乌泱泱的一群盔甲怪物,宛如军队一般,杀气腾腾,让人胆寒。

    这些人来到先前陆天羽、金乌天人等人停留的地方,看了一眼后,为首的盔甲怪物头领身上顿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煞气,让得他身边的那些低等修为的盔甲怪物都是一阵战栗!

    “该死的人族,居然敢抓走我的族人,此仇我必报!”盔甲怪物头领发出一声怒吼。

    ……

    陆天羽出了走廊后,没有丝毫停歇,直接来到了汤阴城内。

    此时的汤阴城内,已经聚满了来自大陆各大宗门的人,衡山派也在此地包下了一整家客栈,专门应对汤阴山古怪之地的事。

    先天一族也派了族人前来,但先天一族的首领,因在闭关当中,暂时还不知道此事。

    那名盔甲怪物被带到了客栈的后院。

    这里已经被陆天羽和金乌天人两人合力布置下了禁制阵法,里面的盔甲怪物绝对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要进去,也必须要陆天羽或者金乌天人解开封禁才行。

    他们两人如此谨慎的态度,也让江别鹤和土行者两人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加大了人手在阵法周围,只是看着那盔甲怪物凶神恶煞的样子,衡山派的普通弟子多少还是有些犯怵。

    这畜生不仅长的吓人,身上散发出的磅礴煞气,也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神颤抖。

    这些普通修士估摸着,若不是陆天羽和金乌天人出手,他们绝对没有可能抓住此怪物。

    至于陆天羽、金乌天人几人,把怪物带到这里之后,就没做理会,几个人正聚在客栈的包厢内,商议如何处置着盔甲怪物。

    “此等怪物不能为我等所用,杀了自然是最好的,但我想,金乌前辈和陆道友等费劲心力把他抓了回来,必然有所用意,要怎么处置,还是听两位的吧。”江别鹤说道。

    土行者、任天野、白宸等一众人也看向了陆天羽和金乌天人两人。

    金乌天人则看向陆天羽,示意陆天羽说出他们的打算。

    陆天羽也没推测,开口说道:“我等来汤阴山的目的是为了确定那古怪之地是不是我们要寻寻找的起始之地,除此之外,所有事都是次要的,我希望大家能明白!”

    江别鹤、土行者等人齐齐点头,他们也在积极帮先天一族寻找起始之地。

    对他们来说,现在最要紧的事也是确定古怪之地是不是他们要找起始之地。

    除此之外,所有事都是可以暂放脑后的。“我等本无意与洞中势力为敌,奈何天不遂人愿,洞中势力盘踞,我等只能先对付他们,然后再确定那里是不是我们要找的起始之地!故而,我和金乌前辈两人决定,将这怪物带了回来,一是问清楚那古怪

    之地的情况,二也想询问他们的来历……大家没意见吧?”

    陆天羽问道,目光却看向猴鑫、项天等先天一族的人。

    衡山派自然没什么意见,对他们来说,寻找起始之地并不是必须的,毕竟,他们不是先天一族的人,哪怕与先天一族和解了,在情感上,也不可能和先天一族一样那么心急。

    猴鑫、项天他们就不同了,他们是先天一族的人,找不找得到起始之地,对他们先天一族影响很大,由不得他们选择。

    陆天羽是怕他们误会,陆天羽把他们的事抛却到了脑后,才会有此一问。

    猴鑫自然也知道这一点,闻言歉意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我先天一族的事,拖累了大家,我等已经商议过了,寻找起始之地的事可以暂缓,还是先处理眼下的事再说。”

    他一脸真诚,陆天羽便点了点头道:“寻找起始之地的事不会暂缓,只是眼下的事太过棘手,不解决的话,怕也会影响我等寻找起始之地,因此,我才要先处理眼下的事。只要道友不误会就好!”

    “怎么会!”猴鑫摇头:“首领闭关前,特意嘱咐过我们,一切听从陆道友的安排,换言之,陆道友就是我们的代首领,你的话,我等自然会听!”“代首领这个称呼可不敢当!”陆天羽笑了笑道:“好了,只要你等不误会就好,我等继续说那盔甲怪物的事吧!那怪物非我族类,且,生性愚钝,要从他嘴里套出我们要知道的东西并不难,唯一麻烦的是,

    他了解多少东西,以及,抓了他之后,他的族群会是什么反应!”

    抓人容易,审讯也简单,但依照陆天羽的判断,抓来的那名盔甲怪物,在他们族群中的地位肯定不高,能知道多少东西,恐怕不好说。

    万一一问三不知,那就着实有些伤人了。

    最关键的是,此怪物被抓来,洞里的那些怪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陆天羽他们现在还没有听到消息说洞内的那些怪物出来,但他绝对不相信,那些怪物会无动于衷。

    因此,他们必须要做好应对这些怪物的准备。

    “这一点,我已经想到了。”

    江别鹤说道:“我已经通知留守在宗门中的洪兴长老、李博通长老等人带领我内门精英弟子前来支援,那些怪物若不出洞便罢,一旦出洞,我衡山派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江别鹤很是自信,作为一个有着亿万年历史底蕴的大门派掌门,他当然有这个帝气。

    但陆天羽还是劝道:“江掌门,我等抓上来的怪物你也看到了,非一般修士能及的,你衡山派弟子守在洞口就行,若是那些怪物冲出来,让他们尽力而为,万不可白白葬送性命!”

    “陆道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让我衡山派弟子退缩的事,在下无法苟同。我衡山派作为东陆第一大派,有理由也有责任为何东陆安全。”江别鹤淡淡说道。

    陆天羽还想再劝,金乌天人在一旁说道:“就依别鹤说的做吧!衡山派既然是东陆第一大派,就理应由大派的担当和风范。况且,总是要有人牺牲的!”

    “好吧!在下敬佩衡山派的大派风度,此事就不提了!”陆天羽点了点头,转而说道:“眼下,我们应当先查清楚这怪物的来历……我们现在就去吧!”

    众人自然答应,陆天羽几人便准备往后院走去。

    就在这时,一名衡山派弟子走了进来,通报道:“启禀掌门,外面有两位女修求见,说她们是怜星宫的弟子,奉了怜星宫主之命,前来拜访我派!”

    怜星宫?

    江别鹤闻言顿时面露惊讶之色,道:“我等素来与怜星宫毫无瓜葛,她们怎么回来拜访我们?”

    “或许也是想问汤阴山的事吧!”土行者在旁边说道。

    “请她们进来吧!”金乌天人直接做主道。

    怜星宫乃是修罗大陆真正的隐世大宗门,寻常门派谁敢招惹她们?

    纵然衡山派这样有着亿万年历史的宗门,在怜星宫面前,也略显不够格。

    人家登门造访,他们自然不能拒之门外。

    且看看她们来干什么的吧!

    不大会儿,两名女修从外面缓缓走进,她们一身白衣,素手莲步,脸上挂着白色的纱巾,隐隐约约可见她们的倾城容貌。

    一众衡山派的弟子顿时看直了眼。

    要说有着亿万年历史的衡山派自然也是有女修弟子,但比起怜星宫的弟子,气质上还是要差许多的。

    都说怜星宫内,皆是绝色女修,现在一看,果不其然啊!

    “咳咳,不知两位道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见谅!”江别鹤轻咳了一声,提醒自己手下的弟子注意后便客套的说道。

    “江掌门乃东陆第一大派的掌门,事务繁忙,实属正常。”两名女修也跟着客套了一句,只是话里的语气,却是充斥着淡淡的傲气。

    到底是大陆上唯一的一个隐世门派,的确不同于一般的宗门。

    当然,江别鹤表现的也颇为得体,请两人落座后,问道:“不知两位道友今日前来拜访所谓何事?”

    “是这样的,我等奉怜星宫主之命前往地脉之洞查探,得知衡山派的两位前辈从洞中抓到了一名古怪修士,故而,才冒昧前来,希望将此怪物带走!”其中一名女修淡淡说道。

    陆天羽和金乌天人从洞中抓到了一名盔甲怪物的事自然没有宣扬,但人多眼杂,自然不可能保证没有一个人知道,故而,没多久,这个消息便传开了。

    只是上门来要人的,就只有怜星宫的两名女修。

    江别鹤闻言,脸色微沉说道:“两位道友这是逼迫着我衡山派交人了吗?若我衡山派不同意呢?”

    江别鹤有些生气,他衡山派好不容易抓到的人,怜星宫凭什么上门索要?

    而且,派来的还是两名普通弟子,未免有些太看不起他衡山派了。“江掌门,我想你是误会了,我等绝对没有强迫贵派交人的意思!”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